黑方是瓶好酒

请给我小红心和蓝手手!(土下座)

【楼诚】避风港


楼诚 ooc 有可能有bug

明诚是十五岁那年进明家的。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姓氏,随随便便叫着「阿诚」就糊弄过去了。明家大少爷领他进家门,小小的孩童扒着门框,不知在想什么。哭倒也不哭,就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盯着前方,可怜巴巴。
问完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伤口。明诚捂着衣服,任凭怎么劝说,都不肯脱。最后还是明楼抱在怀里和他玩了半天翻花绳,才敲开了孩子的心扉。破破烂烂的上衣被不小心撕开了夹层,饼干屑洋洋洒洒地落在地上,上一秒还玩着游戏的明诚立刻伸手抓起来抢着吃,让明楼的眼睛一下子瞪大,十分痛心。
孩子的眼神最是纯真。尤其是明诚生的好看,一双大眼睛,随便眨一眨,都显得特别有灵气。明楼拿红花油帮他擦着淤青,见明诚皱了皱鼻子,就用手肘推了一盘糕点给他,分散注意力。明诚瘦瘦小小,一根根骨头被包裹在惨白的皮肤之中,可人却像棵倔强的小白杨,直挺挺的。
第一天明诚没有吃太多。单手捧着饭碗,只知道吃青菜。大户人家的素菜也多半做的油汪汪水灵灵,明镜把菜放在水里过了一下,再放进明诚碗里,免得太油,肠胃不适。
夜晚,明楼牵着明诚的小手,上了二层。明诚的房间被打点的整整齐齐,上面还摆上了些孩子喜欢的物件。
明楼蹲下来跟他说话:
「阿诚,你以后就睡这儿吧?」
明诚又抓着门框,不肯进去。明楼想了想,索性就带着他去了自己房间。第一晚就让受了十年创伤的小家伙自己睡觉,也怪残忍。
「……明大少爷。」
明诚胆怯地开口,缩在床上的一个小角落。
「不是说好了要叫大哥么?」明楼摸他软软的头发,「一家人,不必生分。」
明诚点点头,乖乖喊了一声「大哥」。明楼笑了,塞了颗水果糖在他手心。
「明天再吃吧,刷过牙了。」
明诚看了看手里的糖果,橘色的包装,亮晶晶的。他把糖塞到枕头底下,还有些不放心地拍了拍。明楼看着他圆乎乎的后脑勺,心里越发地喜欢他。
我要让这孩子成材。
明楼看着他,心里又把和桂姨说过的话再次想了一遍。从孤儿院里接回来,书没读过,开头需要自己手把手地教。明楼再去看他,发现明诚已经睡了,明明是十五岁的年纪,可蜷着睡就像个小猫儿似的,不占地方。明楼轻手轻脚把他抱到床中间,好让他睡的不太拘谨。
这便是第一个晚上。
「阿诚。」
明诚回神,手上的钢笔有些滴墨,印在纸上,一大片黑乎乎的印子。明诚应了一声,换纸重写。
「漏墨就该换新的了。」明楼看了看,「今天顺路去挑。」
明诚谢过自家大哥,把钢笔盖上笔帽,放在一边。明楼凑过去,在他的耳后亲了一口。
「大哥。」
明诚无奈,铺天盖地的碎吻渐渐蔓延开来,过于张扬。他照常把这些宠爱收了,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
「我心悦你。」
明诚抿了抿嘴唇,然后露出了微笑。他放下文件,漂亮的眼睛里流露着神采。
他在十五岁那年,有了家。
在这动荡的年代中,身后还有座避风港。
Fin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