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18018】论捡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7)

章七
「十年后的云雀学长……果然很可怕啊。」
沢田看着一脸冷漠的恭走过,进入风纪委员室。过了五分钟,和云雀双双走出,眼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沢田一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一次见到云雀学长不带杀意的笑容,十年后的的大家关系应该很好吧。沢田想的正开心,银色的浮萍拐就架在了脖子上,让沢田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云……云雀学长……」
「上课铃响了,不回教室是想被咬杀吗?」
「我现在就去!」
说完就一溜烟儿地跑不见了。云雀收拐,哼了一声。
「他刚刚盯着我傻笑。」恭语气平平。
云雀没理他,一个人走在前面。恭跟了上去,手搭上了云雀的肩膀。云雀转身上来就是一个猛击,恭伸手接住,眨眼。
「怎么了。」
「和我打。」
「条件。」
「一个星期的碗我来洗。」
「成交。」
两人上了天台。云雀先上前攻击,来势凶猛。恭慢悠悠地晃着,任凭云雀再怎么也打不到自己。云雀有些气恼,再次攻去,被恭拉入怀中,双臂后拉,手轻轻一按,卸下了对方的武器。
「赢了。」
轻而易举。云雀抿抿嘴,没再攻上去的打算。
「不来了吗?」恭把拐还给他。
「不认真的话,也没什么意思。」
「你伤还在。」
云雀没说话,和恭在天台吹风。
「……那个就是彭格列十代目?」
「记起什么了吗?」
「嗯,十年后要成熟的多。」恭思考了一下,「现在确实是个草食动物。」
「你的语气听上去很愉悦。」
「没错。午休时间过了,去上课吧。」
云雀看了看时间,有些不情愿。但他还是将拐收好,回了教室。
恭翻身躺着,从手机相册里翻出来了一张照片。十年后的彭格列家族,全员到齐。站在中间的,是他们的首领沢田纲吉。
「请一路小心,学长。」
「学长没有问题吗?多谢,帮大忙了。」
「要拍照片,学长有手机吗?借我一用吧?」
「学长文件太多了我找不到了在哪啊啊啊啊啊??学长不要走我马上就好了请你等一下!」
总是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似乎也承认了他是自己的首领。恭想了想,发现沢田纲吉是个过分温柔的人。
成长成那副样子,果然不能小看。
恭闭上眼睛,那位陌生的首领,正站在他的正前方。黑色的披风,额头的火焰,还有足以平复人心的笑颜。
他摸了摸背后那道陈旧的疤痕。它的深度足够见骨,到阴雨天时还会微微酸痛。一开始有些不理解,但是现在,恭明白了自己的初心。
硝烟四起的战场,他们二人并肩而立。
他成为了沢田纲吉的追随者。
TBC






没错,这章是吹阿纲的。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