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请给我小红心和蓝手手!(土下座)

【纲云】关于彭格列十代目的兔耳朵


还是摸鱼。没带脑子写的小甜饼。刚刚谈恋爱还处于磨合期的两人。


「嗯,很好摸。」
这是云雀的评价。
早上起床,一双兔耳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彭格列十代目的脑袋上。睡在他旁边的云雀在一大清早就发了火,原因是沢田的鬼叫声。
沢田委委屈屈地吃了一拐,扁着嘴要假哭。
「那个东西你要怎么处置?」
「……跟我的感官连在一起,总不能切断吧。」沢田嘿嘿一笑,「恭弥喜欢,我就留着。」
云雀在厕所专心致志地掰着屁股,把昨天沢田射进去的东西弄出来。沢田靠在门上,有些担忧。
「学长,还是我……」
「我自己能处理。」
「万一有困难一定要叫我喔。」
沢田穿上了衬衫。两人好久没见,稍微引诱一下就做了个天昏地暗,满足完了,双方都累到飞起,躺在床上搂着就睡了。
再怎么说,昨天是要做清理的。果然还是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吗,万一是因为这个让云雀发烧,也太差劲了吧。沢田想着,就觉得难过,生自己的气。
所以他一下子开了门:
「恭弥!我爱你!」
「……滚啊。」
凶巴巴的威胁早就抛之脑后了,恋人美好的肉体在朦胧的水汽中若隐若现,让沢田的精虫暂时上脑。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关上门,拉着自己的兔耳朵,坐在地板上等云雀洗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雀开门,用脚尖戳了戳缩成一团的不明物体。沢田转身,扒上云雀的腿。
「放手。」
「不要不要。」
沢田一屁股坐在了云雀的脚面上,双手抱着他的大腿,死不松手。云雀艰难地移了两步,去喝咖啡。
「你确定不要上来和我坐吗?」
「恭弥生不生我的气?」
「……你说什么?」
「就……就……」沢田的头埋着,「我昨天做是不是的很过分……我……」
「又不是第一次了。」
「唉……?」沢田愣了,「那……那学长一直在忍耐吗?!抱歉!我……」
「从刚刚开始,你一直都在说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云雀摸摸他的兔耳朵,「是这个东西的关系吗?果然还是要拔掉,要不然你会得病的。」
「跟这个没关系!」沢田的眼睛睁的圆圆的,「恭弥……我最爱你了!我最爱你了!」
「……我知道了,你可以坐上来了。」
不管有没有听懂,是否明白双方的确切含义,沢田还是很高兴地坐到了对面。两只长耳朵立了起来,毛茸茸。
「……你有没有长尾巴?」云雀问他。
「没有喔。」沢田说。
云雀看上去有些失望,看来他还蛮想摸的。沢田啃着面包,思考怎么长出一个圆滚滚的尾巴来。
云雀擦擦嘴,看了看安排表,发现没什么事后,和沢田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两只手移着移着,就摸到一起去了;两颗脑袋摇着摇着,也就蹭到一道了。云雀握着遥控器,百无聊赖。
「听说,兔子的做爱时间很短喔。」
「嗯……」沢田懵,「真的?」
云雀点点头,然后像是没事人似的,窝在沢田怀里玩俄罗斯方块。沢田陷入无限的烦恼之中。他又想叫了,被云雀轻轻捏了一下脸颊。他想了想,眯起眼。
「证实一下吧。」他吻上了云雀的嘴唇,「实践出真知。」

事后。
「看样子,没问题啊。」
「……」
沢田笑着,露出酒窝。这次他没忘,一把抱起软了腰的云雀,去了浴室。
Fin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