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年轻的首领


安静的医院,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沢田一开始是疾走,后来就不由自主地跑了起来,甩开了在后边帮他捡披风的岚之守护者。
「学长!你怎么样了学长!」
沢田从走廊的窗户瞧见了病床里躺着的人,他毫无生气,被塞进了灰暗的阴影里。
「沢田先生,现在还不能进去……」
草壁慌忙把人拦住,连门把都不让碰。
「怎么不能进去了!」沢田的眼泪滑落到脸颊,「我看见他了!」
「恭先生还在休息,沢田先生,冷静一些。」
「但……」
「已经救回来了,该做的都做了。」草壁认真道,「请不要紧张。」
「十代目。」
之前被落在后面的狱寺赶来,还微微喘着气。他看了看躺着的云雀,皱了皱眉。
「十代目,你也伤的很严重。」
「我……我没事……」沢田擦了擦脸,「我不疼。」
话虽如此,狱寺还是把人劝进了治疗室,把身上染血的衣服脱了,包扎伤口。狱寺看了看自家首领的沮丧样,心里开始自责起来。
沢田第一次接到了全体出动的任务,等待他的挑战十分艰巨。狱寺和山本被沢田调遣过去压制住北边的敌人,而由于人手的不足,南边只派了云之守护者助阵。沢田叮嘱过,狱寺这的情况只要得到控制,就可以去帮助一下云雀。
狱寺晚到了一些,到了那儿,早就没有站着的人了。敌人不知道是怎么清楚彭格列的部署的,派了最强的兵力直扑云雀负责的区域。等找到云雀,这人早就被一块碎石压的说不出话了。
狱寺记得,云雀单睁着一只眼,见着他后,支着的手立刻垂了下去,在他手上叽叽喳喳叫的鸟儿飞到空中,不断叫着他的名字。
说了不需要,结果还是伤的那么严重。狱寺有些懊恼,他抓了抓头发,想向沢田领罪。
「没事的……狱寺君……」表情有些麻木的首领强行扯了扯嘴角,「是我没做到最好……云雀学长他……」
「您做的很好了!」狱寺连忙说道,「是我……我花了些时间……」
「我会做到更好的。」沢田的尾音带着些许怒火,「一定。」
狱寺无言。他坐过去了一些,声音轻柔。
「我一直相信着你,首领。」



云雀昏迷了一个多星期,醒来的时候喉咙十分干渴,能发出的,只有低沉的呻吟。
他清楚自己伤了哪里,只是这痛楚,压的他有些恍惚,神志不清。毛茸茸的小鸟儿飞过去蹭了蹭他的脸颊,发出几声欢快的叫声。病房开着窗户,新鲜空气充满了室内,可他的呼吸只能依靠着氧气罩。
「恭先生!」
抱着一手东西的草壁见他醒了,表情可以说是欣喜若狂。他见草壁去叫医生,心里淡淡想了一阵,又睡了过去。
草食动物。



「学长。」
沢田终于找到了时间去探望云雀。他一直被里包恩扣在办公室里,处理完了所有烂摊子才能出彭格列。他有些惶恐地接过云雀给他倒的茶,小心喝了一口。
因为得到了晴之炎的照料,被压的粉碎的双腿才得以恢复。断裂的肋骨也好的七七八八,除了云雀的额头上还缠着绑带外,基本看不出异样。
「恭先生,您还不能喝浓茶。」
云雀虽然瞪了一眼跪坐在一边的草壁,但还是把茶推在一边了。沢田紧张地又咽下一大口茶,立刻获得了云雀更加狠厉的眼刀。
沢田默默把茶放下,也推的远远的。
「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草壁已经退到外面想去拿羊羹,听到了这句话,还是决定先去拿来再说。
「学长……没事吗?」沢田小声问他。
云雀又开始瞪人。沢田抿了抿嘴唇,琥珀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担心我了?」
「学长,真的很抱歉。」
沢田往后了一些,看上去是想要土下座。云雀抓住他的手臂,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不需要。」他轻声说。
「但……」沢田低着头,「是我……」
「我去做了,就代表这件事的计划并无差错。」
草壁把羊羹拿了过来,放在桌上。他看了看这奇怪的气氛,便出去等候。
「真的很抱歉,让学长受了那么多的伤。」
沢田还是说了。他估摸着下一秒就要被咬杀,但心甘情愿。
「草食动物。」
云雀冷哼一声,抓了沢田的衣领,吻了他的嘴唇。
沢田睁大了眼睛。但惊讶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他的身体越过了大半桌面,单手扣着云雀的后脑勺,给予回应。
原来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沢田想道。
云雀被他亲的有些喘不过气。等这个漫长的初吻结束,云雀已经有些眩晕了。他捂着脑袋稳了稳神智,招手让沢田到他这边来。
「学长,你怎么了?」
「没事。」
云雀自然不会把真实想法说出口。沢田跪坐在他的旁边,勾住他的手。
「学长你,喜欢我吗?」沢田问。
云雀点点头,脸颊上飘出两朵红晕。
「我也是,我特别喜欢你,云雀学长。」
沢田小声说着,然后脸也烧起来了。云雀哼笑一声,又跟沢田讨了几个亲吻。
沢田将人抱进怀里,他已经长的比云雀高一些了,再也不是国中时候的瘦弱少年。他捏着云雀的下巴,吻的越来越大胆,声音也越来越响亮。手也没有安分,从云雀胸口处滑了进去,摸着他的后背。云雀让和服直接掉落到腰处,双腿张开坐在沢田盘着的腿上。
松垮的和服只靠着腰带才能勉强遮住重点部位,只要沢田乐意,云雀立刻能被他看光。诱惑人而不自知,单纯的恋人。
沢田手往下探,捏了捏云雀的臀部。云雀闷哼一声,捏住了沢田的手。
「这边还不能碰。」
云雀眯着眼,嘴角划出微笑。
沢田点头,捏着云雀的肩头,吻的动情。沢田亲着亲着,感觉云雀的下身有点不对。
云雀没穿内裤。


半截车↓


https://m.weibo.cn/2841890071/4141186907988978


fin
之后大概就是再也没那么狼狈过的270180,两人都好好成长了,并且老奸巨猾(闭嘴)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