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18018】遗失之物


18018 灵感是今天在天野明展抽到的签。





「凶。寻找丢失的东西:需要十年才能找回。恋爱运势:好事多磨。」



云雀恭弥丢了护身符。
也不算是贵重物品,但是是母亲临走前给他的。云雀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又在风纪委员办公室找了找,一无所踪。
他照例巡视完了校园,然后在学校的楼顶上午睡。他怀揣着心思,本应该睡不着的,可眼皮却越发沉重。
混沌中的最后印象,是一双白皙的手。那双手攥着护身符,把它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震耳欲聋的声响。
云雀醒来,差点被扬起的灰尘呛到。他伸手让云豆停在自己的手指上,心情很差。
「打扰我睡觉,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等待浓烟散去,周围奇怪的景色让云雀有些愣住了。他还是维持着一副冷淡的表情,往四周看了看。
「哇哦。」他走了下去,「这是什么机关呢?我应该在学校的屋顶睡午觉才对。」
「喂,你。」云雀盯着眉毛怪异的幻骑士,「如果是在并中的话,你的眉毛是违反校规的。」
「噗。」
「哈?」
同幻骑士一起出声的,好像还有一个。云雀观察了一下,没有杀气的存在,于是就先放在一边。
「这是……」
「嘛,算了。」云雀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山本,「但是,为何我校行踪不明的学生会倒在那里?」
「山本武是我打败的。」幻骑士道。
「嗯?你吗?」云雀散发出了浓重的战意,「那就好说了。」
他抽出了双拐。
「你的行为将视为对并中的攻击,就由我来给予制裁吧。」
看对方也准备动用武器,云雀立刻向他攻了过去。
「我上了。」
不管是什么,咬杀就好。
浮萍拐与刀柄相接,对方的武器散发出了青色的火焰。云雀被幻骑士的巨大力量掀翻,飞进废墟里。
「即便是云雀恭弥,如果是小孩子的话,根本就不值一提。」
「够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声,让那个奇怪的术士一下子皱了眉。
云雀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他坐起来,抹了抹鼻血。照在他面前的光突然一暗,云雀眯着眼,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
「借用一下。」那人转过身,不分由说拿走了云雀的彭格列指环。
那是拿走护身符的手。
云雀的脸色突然一沉,伸手就要把东西拿回来。陌生男人用另一只手使劲摸了摸云雀的头,然后把后背暴露给了他。
「果然还是要亲自咬杀你才行。」
听到这个词汇,云雀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青年燃起了紫色的云炎,冲了上去,与幻骑士开始了战斗。



「恭先生,委员长。」草壁小声试探了一下。
已经是不知道多少次了,两人见面就开始打架。草壁捂了捂脑袋,看着离的远远的两人,少有地抱怨了一句。
「委员长就算了,连恭先生也……」
「副委员长,你有什么不满吗?」
「为了以后的战斗,太弱的话我是不会承认的。」
所以为什么不让迪诺先生过来呢?都安排好了,却还是坚决要自己上阵。
草壁在心里默默揣测,然后退出了房间。
屋子里又是让人窒息的沉默。青年提着医药箱,走到云雀蹲坐的角落。
「把脸转过来。」
云雀擦了擦脸上留下的血迹,没回话。青年的手搭上他的肩膀,让云雀不高兴地挣脱掉了。
「……在不高兴点什么呢。」
是要咬杀的猎物被抢走了的关系吗?但冲上来就打还闹变扭这可不是自己的作风,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是因为那时候嘲笑他中二病被听到了吗?这也不太可能。
「你,东西还给我。」
「……什么?」
「妈妈给的护身符。」
「嗯?」青年感到莫名其妙,「为什么和我要?」
云雀的表情更加不愉快了,他把人往后推了推,完全不想与青年接触。
「有需要的话,到隔壁找我。」青年站起来,「称呼虽然有点奇怪,但叫我「恭」就可以了。」
青年出了房间,把门拉上。云雀舒展了一下手脚,撇撇嘴。
那时候想太多,睡糊涂了。
他盯着前方的房间,眼神像是穿透了墙,一动不动。



晚上八点,恭开完会,回到家中。他一手握着资料,一手打开了房门。
明锐的直觉让他发觉有人进来过。恭把东西放好,随后看了看周围的摆设。没有多大的变动,就算是有移位也是按着自己的习惯摆放的。恭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一个崭新的护身符。
最近母亲又重新做了一个,把这个给他好了。
「进来吧。」
恭把外套放好,让在外面偷窥了很久的云雀进来。云雀迟疑了一下,还是站在了他的面前。恭把护身符往前一推,然后坐下看文件。
「护身符的话,我只有这个了。」
「……」
见云雀没有声音,恭抬眼看他。
「怎么了?」
「不对。」云雀干巴巴地说。
「……我当然知道不对。」恭按了按太阳穴,「国中时候的那个我弄丢了,也没找回来。」
「我可以拿走吗?」
恭点点头,见云雀把护身符塞进了口袋里。恭继续低头查阅内容,站在前面的人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无声地离开了。
隔天早晨,两人终于可以和平相处,坐下来一起吃早餐。草壁一脸欣慰,然后把预估的财政报告扔在了一边。
「打算去哪?」
「并中。」
「正好,就用那个地方吧。」云雀起身拿上西服外套。
十年后的并中,看上去还是那个样子。云雀熟门熟路上了天台,然后甩出双拐。跟在他后面的恭打着哈欠,接住了攻击。
「无趣。」
这是这段时间中,恭对他的体术做出的最多评论。
两人的双拐都爆出了紫色的火焰,都有着把对方咬杀致死的决心。恭明白这种做法看似残忍,但对于快速提高战斗力是很有必要的,况且,他从不怀疑自己的悟性。
毫不留情,该往哪里就往哪里抽,用可以击碎骨头的力度。云雀咳了一口血,敏捷地往后翻,却因为疼痛而没有站稳身子。在下落的过程中,开启的匣兵器帮助了云雀稳稳落地,可后背被恭绕后攻击了一拐,让他痛地跪了下来。
喘息了半分钟左右,云雀再次站起。恭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声音慵懒:
「可以了。」
轻松接下了云雀不甘心的攻击,把手垫在对方的臀部下面将人抱起来,然后用着轻松的步子进了教学楼。这抱孩子的姿势让云雀有些不爽,但还是安静地趴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真是糟糕的大人。
等进了风纪委员办公室,恭就把人放在了沙发上,转身去找药酒和绑带。云雀把刘海往后撩,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丢了的东西……十年以后才能找回来。」他呢喃着。
「神签上说的吧。所以才来找我?」恭觉得好笑,然后用湿润的棉签轻轻擦拭对方脸上的划痕。
云雀没有回话。 他眯着眼睛,心里想着神签上的另外一个句子。
爱情,好事多磨。
「你要不要……亲我一下?」云雀迷迷糊糊问。
「怎么?」恭帮他贴ok绷。
「……」
恭凑了上去,亲亲他的额头。
「这样吗?」
「没错。」
紧急处理完毕,恭再次用刚刚的姿势把人抱起来。太阳落山,是并盛最漂亮的时候。云雀捏了捏校服衣角,那块布料的触感有些不太对。他从口袋处摸索,找到了一个位置靠上的破口。
云雀找到了遗失的护身符。
恭低头看了看,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在这种地方啊。」
果真,在十年后的时代,找回了丢失的东西。
恭单手护住了云雀的肩膀。
那是一双,熟悉而陌生的手。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