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彭格列先生(2)

章二
云雀是作为礼物,被送给这位年轻的黑手党教父的。至于为什么选择了他,是因为送礼者觉得云雀的日本血统可以让沢田找到一点儿时的回忆,好打动他的心弦,双方可以合作。
当然,表面上这样说,心里不一定这样想。
沢田昏昏沉沉醒来,怀里还抱着他的保镖。沢田亲了亲云雀的鼻尖,看着对方颤动的眼帘,就知道他已经醒了。
「唯一一次,你醒的比我晚。」
「请放开。」
「抱歉嘛。」沢田搂着人的手又紧了点,「昨天我确实过分了……但我真的很喜欢你。」
「彭格列先……」云雀睁开眼睛想说点什么。
「嘘……」沢田眉眼弯弯,「叫我纲就行。如果还是觉得太变扭,叫我沢田也好。」
「嗯?」
「比起彭格列,我还是喜欢别人这样叫我。」
「我明白了。」云雀推开他,「时间不早,您该准备例会了。」
「别啊,」沢田不死心,「你腰……」
还没说完,脚尖刚刚沾地的云雀就跪了下去。他跪坐在那边愣了两秒,然后准备站起来。
「我抱你去吧。」沢田一把把人捞起,「乖,不要推辞我的好意。」
云雀抿着嘴唇,双手很自然地勾着沢田的胳膊。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产生了让人舒服的温度。
无论是谁给予的安全感,云雀都会全盘接受。
「啊对了,说到称呼的问题。」沢田把人放进浴缸里,「「主人」这个称呼,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还专门挑在床上叫,色情的可疑。
「书。」
「什么书?」
「忘了,看到一半,丢了。」
云雀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抱着膝盖。见浴缸还有空,沢田也一起进去,坐在云雀的后面。
「彭格列……」
「不对喔。」
「……沢田先生。」
「我要生气了喔。」
「沢田。」
「真聪明。」沢田亲了他一口。
沢田拿过花洒帮他洗干净。云雀低着头,等对方摸到自己屁股的时候,才有些慌张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我不会做奇怪的事的。」沢田睁大眼睛显得很无辜,「保证。」
云雀僵了一会,还是松开了手。他感觉到了后穴被对方清洗戳弄的感觉,前面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他红了耳朵,表现的非常窘迫。
「没事的。」沢田在他耳后轻轻安慰他,「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
「自己来吗?也可以,现在就能做了喔。」
「……」云雀咽了口唾沫,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沢田的手还是从后面绕了过来。云雀刚想抗议,就被对方熟练的抚慰手法给制止了。后穴被清洗干净,有意识无意识被碰到了敏感点,让他过了不久就缴械投降。
「好啦。」沢田冲了冲,然后迈出了浴缸,找了浴巾擦擦。
云雀沉默地跟在他的后面。沢田转头,帮他擦头发。一下一下的,非常温柔。
好不容易等沢田擦完,云雀立刻快步走出去套上衣服。沢田跟在后面,抱住他的腰。
「今天休息一天吧,云雀。」
「多谢好意。」云雀冷淡地回应,「您出了问题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所以我也休假。」
「你……」云雀微怒。
「不要一直都是这种公事公办的样子嘛。」沢田蹭蹭他,「我会忍不住欺负你的。」
「那你要我怎么样?」
「嗯,云之守护者的位置还空着呢,你要不要来试一下?」
「不要。」
「真的吗?」沢田从口袋里掏出了指环,「你先试带一下。」
不管沢田怎么劝说,云雀就是不肯要。最后,沢田只能拉住对方的手帮忙带上。他看着云雀白皙的手指,低头亲了一口。
「不要弄丢咯。」沢田嘱咐,「很重要的东西。」
还没等云雀说些什么,沢田就兴致高昂地拉他出了房间,点了点旁边空着的云守办公室。
「这里是你的啦,怎么使用都没有问题。」沢田抱住云雀的手臂,「再给你派一位助手吧,记得每周过来拿一下任务喔。还有开的会要准时参加,有些报告要写,我会教你。」
「我不是过来做这个的。」云雀皱眉。
「有什么关系嘛,云雀已经是我这边的人啦。」沢田捏捏他的脸,「保镖什么的按你喜好,不喜欢就不做了,安安心心做我的云守就好。」
云雀再次张了张口,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他握着彭格列指环,沉默地跟在沢田的时候,所有受到碰触的地方,都莫名地疼了起来。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