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请给我小红心和蓝手手!(土下座)

【纲云】彭格列先生(5)

章五
到达日本。
根据云雀的反应,沢田就明白,他虽然有日本血统,但来日本的次数很少。沢田上了准备好的车辆,和云雀一起坐在后排。
在途中,两人都没有说话。云雀已经睡够了,精神很好。他一直盯着外面的风景,恨不得不用眨眼。
「云雀。」
沢田叫了他一声。云雀回头,把情绪收了收。
「怎么了。」
沢田示意司机停车,然后把他打发走。安静的车厢里只有两人规律的呼吸声,气氛尴尬。
沢田单手捧住云雀的脸颊,然后吻了上去。云雀微微往后一躲,可没有效果。沢田抓住了他的肩膀,肆意亲吻。
「要在这里做吗?」云雀微微喘气。
「晚上,到我房间来。」沢田轻轻咬着他的喉结,「记得要看着我。」
沢田坐到了前面,亲自驾车。云雀捂了捂脑袋,没有再看窗外。



「到了,下车吧。」
云雀抬头看了看,感到意外。一座普通的房子,车道也很窄。云雀下了车,站在了房子的门牌前。
上面写着「沢田」,是目的地没有错。
「云雀,穿这个吧。」沢田给他一件卫衣,「换一下外套再进去,还有领带也不要系了。」
云雀迟疑了一下,还是照做了。沢田率先走进去,按了按门铃。
屋内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开门的是一位女性。沢田露出了笑容,和她拥抱。
「妈妈,我来看你啦。」
这不是沢田以往的笑容。云雀看得出来,这时的沢田暂时褪去了疏离感,脱掉了伪装。他明白了对方让自己换衣服的意义,这是一种变相的保护,让不该被牵扯进来的人包裹进善意的谎言之中。
「啊,这位是……」
「都忘了介绍了。」沢田回头道,「这位是我国中时候的学长,云雀恭弥。」
云雀乖乖点点头,悄悄理了理衣服。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云雀有偷偷学习日语。在意大利,他从没找到过能与他用日语对话的人。这熟悉又陌生的语言从自己的喉咙里流出,还带着一种钝痛感。短短的一句话,让云雀说的有些磕磕绊绊。
「初次见面,我是沢田奈奈。」奈奈笑的很和善,「纲君的学长吗?嗯,真是个好孩子呢。也别一直站在这里了,一起进来吧。」
云雀一愣,然后垂下眼神。他良久才回应了一声,然后一起进屋。
他们被安排坐在了饭桌旁。云雀一直是一副冷淡疏远的样子,头埋的有点低。奈奈去厨房端茶,房间里暂时就只有云雀和沢田两人了。
「紧张吗?」沢田握住云雀的手。
「……」云雀意外地点点头,「我说日语的时候,有没有很奇怪?」
「没有太大问题。」沢田回答,「就是有点不连贯。」
奈奈将茶和小点心端了出来,放在桌上。云雀盯着茶水里的茶柄,吹了吹。
「恭弥真是好孩子。」
她的声音在心中不断回响。
这是十八年,都磨灭不了的声音。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