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彭格列先生(10)

章十
山本毫不犹豫地把云雀灌醉了。
一大票男人在店里满口胡话,脸颊通红。云雀打了个酒嗝,嘿嘿嘿地笑。狱寺在脸上写下了「不可思议猎人」这几个字,看样子很难洗掉。
唯一清醒的沢田自然是拍下了很多照片,然后婉拒笹川给的酒。再喝下去,自己也要撑不住了。
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要学动物叫,一群人「喵喵喵」,「呱呱呱」地嚷开了,实在扰民。沢田付完账,然后把自家的守护者全部搬回家,最后抱着云雀回房间。
刚刚还闹腾的不行的人此刻好像已经没了心情,老老实实趴在肩上。沢田拍拍他,小声问道:
「怎么样?」
「嗯……?」云雀迷迷糊糊嘟囔,「腰疼……」
沢田笑了一声,手护着云雀的腰,轻轻揉了揉。他把人放在床上,然后解开云雀的西装扣。
「难受的话就叫我。」沢田说,「好好休息。」
云雀蜷成一个小团,微微仰着脸。沢田亲了他一下,然后帮忙盖好被子。云雀伸手拉着他的衣角,像是撒娇似地晃晃。
「怎么了?」
「我什么时候……能出和笹川他们一样的任务……?」
「恭弥的火焰还好掌控吗?」
云雀眨眨眼,看了看自己的指环。他憋出了一点紫色的小火苗,露出了笑容。
「差太多了。」云雀说着,往被子里窝了窝。
「明天一起加油吧。」沢田亲吻他的额头,「现在该睡觉了。」
云雀抓着枕头,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沢田关上门,随后坐在了沙发上。
再等一段时间,或许真的可以称心如意。
他思考了一会,然后去了自己的房间。他看了看因为今晚的狂欢而堆积成山的文件,无奈地笑出声。
「真是麻烦啊。」他说着,拿起了最上面的纸张。



云雀酒后吐真言,也付出了实际行动。过了几个星期,云焰已经可以顺利地传达到浮萍拐上了。不过沢田没有为此而感到高兴,反而还有些微微地嫉妒起来。
迪诺·加百罗涅,沢田纲吉的师兄。在云雀的修炼处于瓶颈期时,给予了不小的帮助。两人的关系不错,可以用「迪诺」和「恭弥」相称。这已经是第十二次,沢田看到加百罗涅约云雀出去吃披萨了。
「抱歉,迪诺师兄。」沢田攥住了云雀的手,「我这边有个紧急任务,需要恭弥的帮忙。」
「那没办法啦。」加百罗涅好脾气地笑着,「那下次再去吧,恭弥。」
云雀点点头,然后转身跟着沢田回了彭格列。沢田进了办公室,把门一关,看上去还是和以往一样的平静温和。
「迪诺师兄教你什么了?」
「书上写,点燃火焰的办法是觉悟。」云雀打了个哈欠,「但是迪诺说,对于我而言,应该是「怒火」。所以我尝试了一下,很有效。」
「还有呢?」
「陪我过了过招。」
「没了?」
「什么?」云雀歪歪头,「没了。」
「他请你去吃披萨。」
「因为披萨券太多了,他请我帮忙。」
「这不算帮忙!」沢田拍桌,「他还叫你恭弥!」
「我纠正过了,实在是没用。」云雀走过去,「你为了这个而生气吗?」
沢田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张着嘴,然后抓了抓头发。
「抱歉,恭弥。」他抱住了云雀的腰,「……下次我教你,别找迪诺师兄了。」
云雀点点头,然后亲吻沢田的嘴唇。两人拥吻了一会,浇灭了沢田心中的怒意。
「我可以请假吗?妈妈想让我回家一趟。」
沢田点点头,然后给了云雀一些假期。云雀拿着东西就出去了,只留下沢田一人还没有回过神。
今天这件事情,处理的太过于感情用事了。
沢田皱眉,看向窗外。
TBC

评论(1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