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彭格列先生(12)

章十二
一个陌生的号码。云雀看了一下来电地区,然后接通了电话。
「彭格列对你还不错吧?」
「……」云雀整理和服的动作微微一顿,「你去哪了?」
「给你找好了东家,我当然是……」
「拿了不少钱吧?」
「嗯,一半打你账户,记得去拿。」
「现如今才跟我谈这个问题吗?」
「小子,」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低沉,「我对你算是不错的了。」
云雀握着电话,然后把它扔进水塘。他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他盯着外面的风景,迟迟没有回神。
「恭弥。」
他猛地回头,看见了沢田的脸。云雀将提起的浮萍拐放下,然后垂下眼神。
「我叫你三声了。」沢田抱住了云雀,「两边都要顾全,是不是太累了?」
「……我想睡一会,下面的会我要推掉。」
「没问题,我把结果单独传给你。」沢田看看表,「我要走了,你一个人没有问题吗?」
「我有那么草食吗?」
「当然没有。」沢田亲亲他的脸颊,「好好休息。」
沢田关上门,离开了。云雀盯着干净的天花板,试图将大脑放空。他尝试了一会,却无法入梦。



全是听不懂的语言。
无法沟通,自然也无法理解。意大利语的自学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实在是难度太高,射击也是同理。包裹自己的蛹被强行撕开,震耳欲聋的惨叫,再也听不见的温柔话语。交织在内心深处,像是被丢弃,又像是束缚在身上,藕断丝连,一有时间就会回想于耳畔。
不,我至少……
云雀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沢田的臂弯之中。他闷哼了一声,伸手环住了沢田的脖颈。
「纲。」
「嗯?」沢田带他去卧室,「在那种地方就睡,会着凉的喔。」
「……我知道。」
云雀抬头看向沢田。那对眼睛里除了温柔之外,好像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他放心似地低下头,却睁大了眼睛。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违和感。
「我把结果带过来了,恭弥要看看吗?」
透过伪装,仔细一些。像儿时那样,通过眼睛,忽视语言。
云雀将眼睛闭上。
「不用。」他说,「云豆,今天好像不在家。」
「是啊,」沢田笑着说,「本来想和它亲近一下,但好像错失了机会呢。」
找到了。
云雀哼笑一声,然后叫沢田过来。沢田握着资料,轻轻俯下身。
「我喜欢你。」云雀轻声说。
「我也是喔,恭弥。」
两人接吻。云雀轻轻拿过沢田手上的资料,然后将人推开。
「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那明天,恭弥要过来见我喔。」沢田道,「这周的任务还没有拿。」
云雀答应了,然后目送沢田离开。他轻轻地上了二楼,然后将紧闭的窗户打开。
「抱歉,今天好像关上了。」
云雀轻轻安抚着被关在门外的黄色小鸟,没有任何表情。
TBC

恭喜云雀。




顺便,粉丝数到200就弄个点梗吧。第200位粉丝可以在更新下面留言,会另外看心情再抽一位。感谢各位的关注,谢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