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战后会谈

一个小妄想,如果雀儿是穿和服去战斗的话……



「哈?学长就那样去了吗?」
「入江正一通知的太晚,我只能穿和服去了。」
云雀又喝了一杯清酒,然后撑着脸。
「但……但……会不会被看光了?」
「我有穿内裤。」
沢田捂了捂脑袋,帮云雀续酒。
「当时狱寺隼人的猫太过于粘人,想去还掉但是没有办法从身上拿走。最后让哲送回去了,时间刚刚好。」
沢田嗷了一声,有点难过。
「我也想看啊……」
「你在说些什么东西。」
「让云针鼠先下去了,然后我稍微收拾了一下杂兵。」云雀打了个哈欠,「但下面云属性的人很少,不是很合算。」
「……学长居然在计较这个问题。」
「如果指环再多一些的话,我的日程表也不会被打乱。」
「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虽然让我微微有点不爽。」
「嗝。」
云雀往沢田那边蹭去,带着一阵酒的甜味。沢田抱住他,搂住腰。
「真的要看吗?」
「什么?」
「当你被我咬杀致死的时候,我可以勉为其难踩一下你的脸。」
「别说那么可怕的话啦。」沢田笑,「在钢管上穿木屐走路很危险,我很担心学长的安危。」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总算是把事情摆平了,虽然不是最好的结局。」
「你还是庆幸一下为妙。」
「学长真的很可靠,」沢田笑,「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想我?」
「我不愚蠢,所以不会因为谎言而感到悲伤。」
「那我真的死了的话?」
「……你想被咬杀吗?」
沢田亲吻了一下云雀的额头,然后将他抱紧了些。沢田捏了捏对方的耳垂,然后轻轻道:
「我喜欢你,学长。」
「……嗯。」云雀点点头,然后窝在怀里就要睡。
「学长超狡猾啊,」沢田的声音带着不满,「这件事过去后,学长还没说过喜欢我呢。」
「那我说了,给我好好听着。」
「当然。」沢田凑过去。
「我喜欢你。」
沢田露出了笑颜。无论听了多少遍,还是会让人怦然心动。他使劲亲了亲云雀的嘴唇,一副喜欢的不得了的模样。
「我要睡了,你要好好抱着我。」云雀闭着眼睛,「注意脖子。」
沢田将云雀的下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调整了一个对方最喜欢的姿势。云雀心满意足地抱住了沢田,很快入梦。
沢田轻轻拍着云雀的背部,松了一口气。他哼着歌谣,表情十分惬意。过了一会,他站了起来,抱着云雀进入卧室。
fin


不务正业的产物。
敌人:胯……胯下好风景(飙鼻血)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