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彭格列先生(番外)

番外 关于云雀和他的迷之后爹
马尔寇·马里诺,除了工作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捡孩子养。
养熟了,再卖掉。
十五六岁的小家伙抹着眼泪叫着爹地依依不舍地跟着他的雇主跑路,是最好玩的事情。马里诺收拾了行李,缓缓闭上眼睛。
但有个小子跟了他十七年,打破了记录。似乎现在还在找自己的行踪,特别有趣。
「我可是你爹,要是被你找到了那我也别活了。」他喃喃自语。
七岁左右,小西装穿的规规矩矩的,就是有点脏。一个人站在了意大利的街头,不哭不闹。等走过去看看脸才发现,原来是个东方孩子。
衣服牌子不错,是个小少爷。没玩过,捡走。
鬼知道这小家伙的脑袋里塞着什么,意大利语不会说,握枪也不会。最奇怪的就是睡觉的时候被子不盖非要圈起来,看上去脑子有点问题。马里诺盯着他的眼睛看,居然被凶了吧唧地抽了一个巴掌。
有智商,就是和自己没混熟。那怎么办,鞭子加糖,先给点苦头。
小少爷坐在角落,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捂着自己的屁股和马里诺要裤子。马里诺把裤子给他,然后一把抱起来带出去吃冰淇淋。
扔本意大利语的册子让他自学,能开口叫爹了就带他吃好吃的。马里诺心里盘算的不错,丝毫没觉得自己养的小鬼会有什么问题。
「云雀恭弥。」小家伙指指自己。
「啊?」
「云雀恭弥。」
他跟着马里诺念了一上午,手里的意大利语自学本也捏烂了。马里诺最后嗯嗯嗯地敷衍,放弃了让他和自己姓的想法。
没想到,调教的好好的,莫名其妙云雀就失踪了。
跑的时候还充分利用了马里诺教的知识,这让马里诺又气又想笑。再不好好给个教训,长大了还了得。马里诺将逃跑失败的云雀一把抓起来,然后拎回家。
那晚哭的甚是惨烈,云雀用日语说着「想回家」,可惜意大利人根本听不明白。半吊子的意大利语喊了也没用,比日语更难懂。
马里诺删去了关于日语的不满,觉得这一晚还是有收获的。终于会哭了,没问题没问题。
「要乖乖的。」马里诺比比手势,把云雀抱起来。
「别哭了,烦。」
就没见过那么难管的,好在有足够的天赋,有挖掘的价值。
后来好不容易大点了,意大利语也会些,马里诺莫名其妙就不想卖了。他招招手,让云雀过来。
云雀抱着本书,乖乖站到面前。马里诺盯了眼书的内容,口气不满:
「日语的?扔了。」
云雀摇摇头,把书放在后面。马里诺也干脆,拿了书搜一搜房间,把角落里的几本也扒拉出来,在一个雨天扔进了垃圾箱。
云雀咬着下唇,没说话,躲房间里去了。大孩子不好哄,冰淇淋小甜点一点用也没有。他就坐在位置上,盯着马里诺的脸。
「要化了。」马里诺第一次有些心虚。
他和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丢云雀的书了。
云雀是天生的杀手。领悟能力强,什么武器上手都很快,但最喜欢用的还是浮萍拐。马里诺觉得留着当助手不错,两人也很合拍。当然也不会亏待他,每次任务的钱全部对半分,可云雀到底是拿去干什么了,这点是真不知道。
有次跟老友叙旧,那哥们儿问他:
「你真把那东方小鬼当亲儿子养啦?」
「没有,只是很顺手。」
马里诺翻了个白眼,看了看报纸。他想了想云雀的国籍,于是就在「彭格列」上面画了个圈儿。
行啦,养够了。该去哪去哪,机会帮你找好了,自己把握。
「早上好,混蛋。」
连进来的声音都没听见,看来真的要退休了。马里诺挠挠头,露出了笑容。
「来了?」马里诺把行李放下,「不巧,我要出去一趟。」
「我要咬杀你。」
「不是说了嘛,这句话不许用。」马里诺甩甩手,「会被爹地打屁屁的喔。」
云雀冲上,拐横在对方的脖颈处。马里诺哼笑了一声,摸摸云雀的头。
「彭格列的首领待你不错。呦呵,彭格列的守护者?超厉害超厉害。」
「……我没让你说这个。」
「你明明就是一副要我夸奖的表情嘛。」马里诺露出一口白牙,「没我管着,真是意气风发。」
云雀收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马里诺歪歪头,指了指茶杯。
「不进来了,我有要事要做。」
「那真是多谢,麻烦给我让个道。」
马里诺再次拿上手提箱,踩着咯咯直响的楼梯下了楼。云雀看了看对方的背影,然后替他关上门。
真是够麻烦的。
云雀啧了一声,快步下楼。他像是将某件背负的重物丢弃了一般,没有再看那栋小楼一眼。
fin
后记:

  有点感冒发烧,所以拖了拖。不过还是勉强填上坑了,美滋滋。一开始的想法是想试试看上下级关系,然后弄一个「雀仔成长记」(什么),总之是在一周内搞定啦!也完成了一个月更新二十次的目标。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爱你们❤下一个伪3p也会更新哒,还是会很勤奋的w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