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公路三十题(1-5)

很奇怪的脑洞。


1.旅行伙伴
一滴雨水打在旅行人的面颊上,让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或许是因为沉睡的太久,他有些神情恍惚。手稍微摸索了一番,抓到了一个破旧的旅行包。里面有一瓶水,一些保暖衣物,还有一本破旧的护照。
云雀恭弥,自己的名字。
他将东西收拾好,站起身。这是一片荒芜的大陆,周边寸草不生,偶尔才会有乌鸦飞过。他迷茫地走了很久,根本找不到活的动植物。
突然,从远处传来了轰鸣声。云雀远远看去,原来是一辆破旧的越野车,发动机好像有点问题。
「喂!」
当云雀还在考虑要不要向他求助的时候,在车里的人率先打招呼了。云雀走了过去,神色淡然。
「你好,我是沢田纲吉。」那个棕发男人露出了微笑,「上车吧,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旅行伙伴了。」
TBC
2.迷路
虽说是旅行伙伴,但这个人还是非常可疑。云雀微微皱眉,考虑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还是上了他的车。
沢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他拿出一张地图,看了看图标。云雀凑过去看了看,发现上面全是奇怪的符号。
「G文字,也不是很难懂。」沢田笑道,「以后我可以慢慢教你喔,恭弥。」
「……你怎么……」
「名字吗?」沢田指指他的包,「上面有写着,如果冒犯你了,那真是抱歉。」
云雀看了看旅行包。确实,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有自己的名字。他叹口气,将包扔在脚下。
「去哪里?」
「嗯……我看看……」沢田盯着地图看了半天。
云雀有些不耐烦,双臂环胸。
「迷路了?」
「……差不多吧,我记性不是很好。」
「欠咬杀的。」云雀瞪他。
「嘛,总归会有办法的!」沢田乐观地笑着,「总之我们先在周边逛一圈吧。」
TBC
3.偏僻的乡间公路
沢田放起了欢快的音乐。听不懂是哪种语言,好像是意大利语,中间却掺杂着断断续续的日语。云雀漫不经心地听着,随后指了指迷雾之后。
「……这边有路。」
「是吗?」沢田驱车过去,一条偏僻的乡间公路正在眼前。
「啊,太好了。」沢田拿出地图,「过了这里就没问题了。」
「不是说,你不记得怎么看地图了吗?」
「放心啦,过了这边就没问题了。」沢田笑着,从角落拿出一包烟。
「要来一根吗?」
云雀点点头,然后开了窗户。他借了沢田的打火机,眯着眼睛吸收尼古丁。
汽车吵闹的轰鸣声止住了。沢田打了打表,发现无果。他挠挠头,无奈地摊手。
「熄火了?」
「嗯,没油了。」沢田无辜地歪着头,「还好前面有加油站,我们去那里看看吧?」
云雀抽出浮萍拐,横在沢田的脖颈处。他皱着眉僵持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放过他。
「在哪里。」
「前面,很快就到。」
沢田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可在云雀看来,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怪异。
TBC
4.无人的加油站
沢田的车很轻,像是只有一副空壳一般。两人推到了加油站前,拿了汽油给汽车灌上。
「都不在啊。」沢田随意地拎了几瓶放到后备箱里,「钱应该放在哪里比较好呢?」
云雀摸出钱包,看了看钱币。有很多种种类,颜色极为丰富。云雀抽出了最底下的相片,看了看上面的图案。
一位年轻女子,眉眼与自己极为相似。他将相片翻了个面,没有任何信息。
有些想不起来了。
「恭弥,可以走了喔!」
云雀点点头,然后拿出一沓纸币放在了破败的桌面上,用罐头压住。
沢田补充了一些罐头和饮用水,全部塞在了后座。云雀抬头,不知何时,车镜的旁边居然悬挂了一个夹子。
云雀微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将照片夹在上面。
「很漂亮的人呢。」沢田笑道,「和你一样。」
「……她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啦。」沢田无奈。
「开车。」
沢田点点头,踩了油门。越野车又发出了吵闹的声响,朝远处驶去。
TBC
5.路边的陌生村庄
十分热闹的村庄。
云雀被沢田强行拽下车,说是要去酒吧喝一杯。云雀按了按太阳穴,难得没有发火。
酒吧里的灯光昏暗,像是有人,又像是没有人。群聚让云雀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暴躁脾气又重新出现,他举了举拳头,想把沢田揍一顿。
沢田一边求饶一边拉着人坐到安静的角落,然后要了威士忌。云雀哼了一声,表示不喝。
「小哥,日本的清酒也有喔。」
那名奇怪的调酒师露出了笑容。他露出了发黄的牙齿,然后炫耀似地晃了晃手里的酒瓶。
「……那就那个。」
云雀喝了不少。他晕乎乎的,感觉眼前色彩斑斓。他迷迷糊糊地唱着日本的歌谣,还微微晃着脑袋。
「原来是……妈妈啊。」
「恭弥,你喝太多啦。」沢田将他背了起来,「要在村庄住宿吗?车里有可能会很拥挤。」
云雀的手绕着沢田卷翘的头发,没有回应。沢田被他拉扯发丝的动作弄的生疼,但只是好脾气地笑了笑。
「旅途结束以后,我应该去哪里找你呢?」
他自言自语着,回头吻上云雀的嘴唇。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