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公路三十题(11-15)

11.遭遇大堵车
「叭……叭叭……」
吵闹的喇叭在不停惨叫,但车队却没有往前走的意思。沢田敲了一下方向盘,然后打了个哈欠。
云雀的手指敲着小臂,非常不耐烦。沢田凑过去拉拉云雀的衣角,然后露出讨好的笑容。
「恭弥,游戏已经玩腻了吗?」
「没电了。」
昨日,沢田在他的后车座上找到了一只陈旧的游戏机,能玩的游戏只有超级马里奥和俄罗斯方块。云雀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将超级马里奥通关,连觉也没有睡。
「啊,我找找充电器……」
「别折腾了,我想睡觉。」
云雀直接躺倒,下身蜷缩,上身全部躺在了沢田的身上。他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微微眯眼。
「我知道了。」沢田笑道,「反正一时半会也动不了,你就先这样吧。」
云雀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之中。在他睡着的那一刹那,周边的车辆都瓦解成了微小的颗粒,化为荒地内的焦土。沢田叹口气,也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TBC
12.穿越荒地
有足够的水和食物的话,荒地不算是个坏地方。
再加上身边的恋人,这段时光只能用美妙来形容。
云雀和沢田正在亲吻。他们停了车,坐在车顶。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黄色的天边让人感到眩晕。云雀趴在沢田的怀里,有些不舒服地扭了扭腰部。
「怎么了?」
「估计坐多了,腰疼。」
「……脱下来。」
「什么?」
「给我看。」
没等云雀再说些什么,沢田就把云雀的裤子拽下来了一些。酸痛的地方像是得到了解放,云雀回头一看,有些惊愕。
「我还说最近怎么那么太平。」沢田微笑着举起小刀,「想带走恭弥吗?我绝对不会允许。」
那是一双,漂亮的黑色翅膀。
TBC
13.事故
疼痛。
比任何疼痛都刻要骨铭心。无论云雀做出什么反应,沢田都没有手软。他将这多余的器官牢牢按住,随后用匕首狠狠剥下。云雀的脸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他咬紧牙关,试图控制自身的颤抖。
终于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那双翅膀诡异地尖叫了一声,便化为了灰烬。沢田沉默地将云雀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紧紧抱住他。
云雀喘了喘气,吃了一片止痛片。他安慰似地抚摸着沢田的发丝,轻声道:
「那是什么东西?」
「月鸦的雏形,如果刚刚没处理的话,今天晚上他就会带你走。只有这点我不会允许……该死的翅膀……我……」
沢田没有说下去。他将环抱的手收了收,再开口时嗓音还带着一丝哭腔。
「我要辞职,我受够了。」
「……做完这一次就辞职?」
「嗯,我要和恭弥在一起。」
「我知道了。」
云雀捏了捏对方的脸颊,让沢田抱自己下去。沢田看了看天边,主动将话题岔开。
「看星星去吧?」
「……蠢死了。」
TBC
14.荒野的星夜
星空很漂亮。
云雀从来没有见过这副光景。他窝在沢田的怀里,腰部还在隐隐作痛。
「我喜欢你喔,恭弥。」
「我知道了。」
「所以……在那边的世界,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那就这样约定吧。」
沢田凑过去吻他。云雀微微眯着眼睛,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
当旅途到达终点的时候,必须告诉他我家的地址才行。
TBC
15.修车
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了最初的村庄。车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沢田修理不好。无奈,只能给修车店处理。
「很大一笔钱啊。」沢田叹气。
「我这边还有一点。」云雀掏出了钱包递给对方。
「……够一顿酒钱。」
两人看了看喧嚣的酒吧,露出愉快的微笑。管他的,先喝再说。
TBC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