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眼泪与杀伤力

纲云的日常(xiu)吵(en)架(ai)。



沢田有个老毛病,一直让他深受困扰。
眼睛里含不住泪水,第一次谈判的时候就没忍住当场飙泪,把另一方的强硬派首领吓了个半死。强行压下哭嗝,含含糊糊说了谈判条件,本以为不会成功的,但还是顺顺利利抱着调停书回了彭格列。
「我真的没想哭啊!」沢田捂着被里包恩踢肿的脸嚷道。
「别人可不这样想,给我好好纠正过来,蠢纲。」
被里包恩狠狠教育了一通,终于可以勉强抑制住那些该死的水滴了。可毕竟是本能,在外包装的很好,在内就不好说了。和颜悦色温柔体贴花式劝恋人受伤就不要逞强,结果说到一半还是委屈地哭了出来。云雀看到这个场景微微一愣,然后抽了两张餐巾纸给对方擦擦。
「学长唔嗝……拜托你认真听我说话……」
「……」
「不要这样看我我也不想……」沢田一边辩解一边擦脸,「我控制不住……」
「我知道了。」
不知有多难解决的问题居然被化解,沢田还是很高兴的。他咧着嘴笑,面颊上还有眼泪的痕迹。云雀头疼地看了看对方滑稽的表情,然后准备走人。
「恭弥,你别走啊……」
沢田含含糊糊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然后抱住人不肯放。云雀叹口气,转身亲亲他的鼻尖。
「我有事要忙。」
「拜托你陪我一会……」沢田止住了哭嗝,「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你又要走?」
说着说着,就将云雀抱的更紧。云雀咬了咬下唇,无法忽视心里小小的愧疚感。沢田小步挪到沙发上,然后让云雀坐上自己的大腿。
「绝对不可以逞强。」沢田再次强调,「学长只要叫我,我绝对会过来的。」
云雀点点头,然后往沢田的怀里蹭。他对这个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尤其是刚刚那一出,终究是没了脾气。沢田揉了揉云雀的头发,又露出了笑容。
「学长真好。」他说。
「……你很烦。」
沢田扁扁嘴,然后亲吻云雀的唇瓣。他轻吻了一阵,然后逐渐深入。云雀有些发晕,等沢田做完,他已经彻底躺进了对方的怀里。
沢田突然不再讨厌自己的这种体质了。他弯弯嘴角,手在云雀的后背摩挲了一会。云雀闷哼了几声,然后将脑袋贴在沢田的胸口。
「我要睡了,」云雀打了个哈欠,「不要动。」
「这难度太大了啦。」沢田笑道。
「刚刚还和草食动物一样在抽鼻子,」云雀哼了一声,「现在还有脸笑?」
「因为我很喜欢你喔。」
沢田一边说着,一边帮对方盖上羊毛毯。云雀打了个哈欠,擦掉眼角的泪花。他微微仰头,亲了亲沢田的下巴。
「嘿……」沢田往后躲闪,「太痒……」
云雀没再管他。他往前蹭了一些,露出了微笑。沢田宠爱地亲亲他,然后闭上了眼睛。
fin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