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请给我小红心和蓝手手!(土下座)

【李泽言x我】一些瞎掰的关于李总的小段子

ooc 不定时更新
18.1.7日更新x3


1.
「落雨么要带洋伞的呀,侬晓得伐啦?」
总裁依旧淋着大雨回家,让我气的冒出沪语。急匆匆跑去浴室拽了毛巾,给他擦头发。李泽言低着头,说了一句。
「大惊小怪。我开车,就一段路是淋雨的。」
「大惊小怪大惊小怪。」我恨恨地掐他的脸,「发烧死人瘫的时候,我就不用大惊小怪了!」
他抿抿嘴,没再讲什么。我像是剥公鸡毛似的拽了他的衣服,然后一脚踹进浴室。 看着一手湿,还是气的要命。
浴室里半天没水声,我敲敲门,提醒道:
「李泽言,你干嘛呢?」
「要过来和我一起洗吗?」
「神经病啊你。」
我翻了个白眼,把他的衣服塞进脏衣篮。
顺手给公司群发了条微信,然后将衣服换成干净的。最近忙,没法去接人,只有多费点嘴皮子让他长点记性。
李泽言洗完了,从背后抱我。热乎乎的男人像熊娃娃似的,手感还挺好。我拍拍他的脑袋,然后亲了一口。
李泽言不肯放手了,搂着我的腰,变扭地走在后面。我无奈,反手拍了拍他的臀。
「去去去,你不还有事没做么?」
「今天晚上有布丁。」
我眨眨眼睛,没打算戳破他的那点小心思。我露出了微笑,答应了。
「好啊。」
他凑过来吻我。那张漂亮的面孔上,写满了温柔的颜色。

2.
不久前,我跟李泽言分被子睡了。
倒不是感情不好,只是因为抱着睡手累,背靠背睡中间又穿风。为了睡眠质量,我毅然决定一人一床被子。
他没说什么,但在那之后,总会凑过来蹭蹭我。今天醒来才发现,他还是将被子分我了一半,而我裹着两层棉被,额外保暖。
我顺手梳了梳李泽言的刘海,钻进他的被窝。他伸手将我揽过来,露出满足的表情。
「以后还是一床被子吧。」我提议。
李泽言孩子气地哼了一声,将我抱的更紧。
「要还是不要?」我捏他脸。
「幼稚。」
他嘟囔了一句,露出微微的笑意。

3.
李泽言的微信里有个消息永远99+的群。
名为「evolver友好协助发展」,或许是因为太过于嘈杂,李泽言一直将它设定为屏蔽状态。我用他手机买东西时偶然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十分好笑。
「!!是不是你个智障又他妈把水给冻了??老子洗脸的时候快被冰碴子捂死了好吗??@冰一般的冰山」
「不是我,求求您了别乱叫。」
我刚看了两眼,李泽言就从后面把手机抽回去了。他发了条消息,然后将时间停止。
「……怎么了?」
「一个避免我停止时间时会造成麻烦的微信群。」
「……嗯。」
「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
「没有了……没想到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啊。」我含含糊糊地回答,「你停时间干什么?」
「我想停。」
他说着,让时间重新流动起来。李泽言将手机还给我,并点击了付款。

4.

  李泽言有个房间,专门用来放衣服。

  黑漆漆乌压压的一片。我将脑袋塞进去,勉强拽出一件西服。他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挑了条酒红色的领带。

  「嗯哼,蛮骚气的嘛。」

  他看了我一眼,把领带又塞回去了。

  「哎哎哎哎。」我伸手给他系上,「好看好看。」

  「你形容词的运用需要准确一点。」

  我拽着领带让李泽言弯腰,然后踮着脚尖亲他一口。

  「超级无敌帅气。」

  「时间不够,先走了。」

  李泽言搂着我吻了吻,将外套披上。他打开门,回头朝我来了一句。

  「回来再好好教你。」

  说罢,还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5.

  跟李总裁正式好上,还是在我住在小公寓楼里的时候。

  他喝醉了,手机也没带。魏谦也没跟着,好像是一路走过来的。我一开门,就闻到了一股甜甜的葡萄味儿。

  就算是喝醉了也很守法,酒后不开车。

  在酒精面前,机智勇敢的总裁大人也只能迷迷糊糊说胡话。我把他塞进沙发里,然后去冲杯蜂蜜水。

  想把这货塞回老家十分容易,毕竟我也有他公司的电话。

  李泽言酒品不错,迷迷瞪瞪地,捧着杯子看电视。我蹲下来,和他说。

  「我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很快就到。」

  「不要。」

  「哈?」

  我被那像是撒娇一般的鼻音惊到。他霸气地把杯子往茶几上一放,尽力摆出平时的那副架势。

  「我不要。」

  李泽言重复了一遍。

  「总裁大人,我这实在是太小啦,容不下您这尊大佛。」我觉得好笑。

  「你……你这样看我的……?」他摇摇我的肩膀,「我不是佛。」

  「这是个比喻。」

  「嗯……?」他想了一会,「那你喜不喜欢我?」

  「……???」

  「我很喜欢你。」李泽言干巴巴地说,「你……喜欢我吗?」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总之,在我有意识的时候,李泽言已经在我的单人床里抓着被子睡了。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上面还留着淡淡的齿痕印。

      

6.

  李泽言醒来,像是懵了很久,一动不动。我打了个哈欠,探头去看。

  「总裁,你可以回家了吧?」

  「……」

  李泽言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昨日的。他盯着我的脸足足有五分钟,然后从耳根红到了脖子。

  「头还疼吗?」我亲切地问候。

  李泽言掀开被子直冲着我来, 但到了面前却有些支支吾吾的。他皱了皱眉,问我。

  「你答应了吗?」

  我微微撅着嘴唇。李泽言一把将我抱进怀里,然后又有些匆忙地松开。

  「干嘛?」

  「……昨天没洗。」李泽言老老实实地回答。

  「没事,我闻一晚上了。」

  「……」他又是一脸复杂地盯着我看。

  「行了,现在你可是我男朋友啦。」我掐他脸,「不嫌弃不嫌弃。」

  他听到男朋友这个词,像是突然长了条尾巴,在屁股后面晃啊晃。李泽言点点头,然后弯了弯嘴角。

  呜哇,真是可爱。

  我想着,脸上也是灼热一片。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