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barlyle】在那一边(4)

章四
“那是我唯一一次远离族群,同时也招来了杀身之祸。”
菲利普很少讲关于自己的事。最近巴纳姆忙着建造博物馆,回家的时间越发延后。后半夜只来得及来一个晚安吻,之后便倒地就睡,压根没有约会时间。今日,他们难得坐在一起,进行有趣的闲谈。夜已经深了,双方都压低了声音,以免惊扰到孩子的睡眠。
“我还以为你是单纯的搁浅。”
“我没那么笨,以前也不会靠人类的住所那么相近。”菲利普擦了擦鼻子,“父亲准备带我去见定了婚约的女孩。我不喜欢她,也不想接受所谓的就家族使命,所以……”
菲利普咽了咽,他的嗓子有点疼。巴纳姆不打算阻止他,打扰别人自述实在是太不礼貌。他随手塞了一颗薄荷糖给菲利普,继续倾听。
“太执着于血统不是好事,我一向听父亲的。可那一次我感到了迷茫,于是偷偷掉队,去看这边,”菲利普指了指地板,“灯火通明,特别热闹。礁石的触感也很不错,我就开始发呆。等注意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大概这样长的武器对准了脑袋,那一瞬间我开始后悔。”
菲利普比划着,人类都知道那是渔叉。巴纳姆叹口气,摸摸他的后背。
“后悔什么?”
“什么都有,我将见不到我的家人,我将被当作贡品被献祭。这太糟糕也太疼了……鬼知道那些混蛋要我的牙干什么。”
“但你见到了我,宝贝。”
“嘿。”菲利普笑了,“为数不多的好事。”
巴纳姆爬进浴缸,躺在他的后面。菲利普惬意地受着抚摸,漂亮的鱼尾正在微微晃动。巴纳姆搂着对方的腰,轻咬他的耳朵。
“一切都过去了,你会得到好生活。”巴纳姆小声安慰着他,“说到这个,马丁·格雷西有派遣许多海上捕捞队,难道……?”
“是因为我,那个死胖子肯定料不到我在这。”菲利普漫不经心地说,“总之,我逃脱成功,但是晕头转向不知道游到了哪儿。真是够脏的,亏你还能忍着把我捞出来。”
“我也没料到会拾得美人。”
巴纳姆伸手去摸外衣口袋。菲利普懒洋洋地躺着,等掏出有趣的玩意。
“我很抱歉,珍珠找不回来了。”巴纳姆取出了两只做工粗糙的银质指环,“不是纯银,但我希望你能接受。”
菲利普伸手,等巴纳姆给他戴上。他不太忍心再去蒙骗自己的爱人,但还没开口,巴纳姆就率先出了声。
“那天晚上……”
“首先,珍珠确实是我的眼泪,但我根本没想哭。其次,那是我偷偷掉在那儿给你捡的。我承认我有动了心思,所以P.T……你真的不用太在意,苹果和珍珠没什么不一样。指环我很喜欢,这足够了。”
菲利普舔了舔嘴唇,拆开薄荷糖含在嘴里。巴纳姆捂着脸嚎了一声,亲亲菲利普的脸颊。
“该说你是小机灵鬼,还是狡猾老练的坏蛋呢?”
菲利普憋着笑,咬碎了糖果。奇异清凉的香气在嘴里蔓延,让他感到满意。巴纳姆握着他的手,仔细瞧带着指环的那根手指。
“所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换一个身份就可以了。”菲利普道,“人鱼贵族都会点作弊手段。”
“变换身份?”
“打倒给我吃臭鱼烂虾的混蛋,照着他的脸易容,打开锁跳进海里,大概就是这样。”
菲利普往后躺了点,然后闭上眼睛。巴纳姆抚摸着他的头发,问道。
“真是奇妙,你想回家吗?”
“暂时不,我不想离你太远。”
“那我要努力点。”巴纳姆比划着,“我在码头那儿买下一块地,搭建了一个很大的红帐篷。有一块地方是能让海水流通的区域,我已经建在后台了。总之你在这太窝囊,骨头肯定要散架。”
“我还找了人来表演,明天正式开始。哦老天!真希望可以成功。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人才。”
“书里写的博物馆可不会有表演。”
“所以才叫做巴纳姆奇珍异宝博物馆,”巴纳姆拎着浴缸外轻薄的儿童读物,“我该给你找点其他的东西看看。不过比较麻烦的一点是,我该怎么把你带出去……该死的马丁·格雷西,想看表演,得先给我付二十倍的价钱。”
“他会来吗?”
“或许吧,不过我最想做的还是用麻袋捆住他,痛揍这个混蛋一顿。”
“他觉得我是粗鲁野蛮的生物,我也觉得他是。”菲利普掰着手指,“他当我是少见的鱼,而我当他是下贱的蠢货。”
“你连说这种话都显得风淡云轻。”
“那你呢,P.T.”菲利普伸手去拿薄荷糖,“你觉得我是什么?”
“从各种角度来看,有很多种解释。”巴纳姆歪头看看天花板,“爱人,或者是善良的……说是天使也不为过。如果问卡罗琳,她会说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医生。”
“真是高尚的评价。”菲利普晃了晃鱼尾巴,“我得和你说个事儿。”
“什么?”
“不用一步步走在刀刃上,也不用和女巫要恶心的药水。”
菲利普说着,浴缸发出了声响,周围的海水都变成了水蒸气。因为热度太高,巴纳姆都开始怀疑自己在自焚。他鼓着腮帮子吹了吹,表情再次变得夸张。
“如果每天都给我新的惊喜,心脏可就受不了了,菲利。”
那是一双可供陆地行走的双腿。不仅如此,菲利普的长耳朵也缩短了不少,手臂上的胸鳍也失踪了。巴纳姆努力看了一圈儿,没发现有什么与人类不一样的地方。
“不过不是很会走,你得教教我。”
菲利普露出了得意的表情。他晃了晃腿,试图站起来。巴纳姆扶住他的腰,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小狐狸,你可让我费了不少白费的功夫。如果能睡床,我几个星期前就可以给你弄来。”
“我喜欢水,就算是一点点。”菲利普试着迈步,“维持这个状态需要喝很多很多海水,这些东西在体外很舒适,但是在体内会让我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吐水草。”
“那还是算了,谢天谢地你没震碎浴缸。”
菲利普撇撇嘴,指了指门外。他趾高气昂地叉着腰,毫不客气。
“麻烦你抱我去新住处,我可不想走路,P.T.”
Tbc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搞搞乐,好急ↁ_ↁ。

评论(1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