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barlyle】瘾


P.T.Barnum/Phillip Carlyle

BARLYLE产粮互助小组的第一次集体活动www此为门牌号,欢迎各位的加入:597820822

说不开车就不开车(。

二号关键词:吐真剂 绳索 刮胡刀



今天或许是菲利普·卡莱尔最倒霉的一天。

出门时间实在紧迫,不小心用剃胡刀刮坏了脸;在排练期间,被安的绳索套牢了小腿,倒吊至空中;而最该死的就是,马戏团团长已经出门寻宝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卡莱尔在踏出马戏团前,极其小心地看了看天空。还没等他抬腿走多远,刚刚站着的空地上就凭空砸下了一个花盆。他翻了翻白眼,将呼之欲出的粗鲁语言咽回去。

“嘿!”卡莱尔被一个拥抱蒙蔽了视线,“真是巧啊,菲利普。”

“P.T!”卡莱尔惊喜地给予回抱,“老天,你总算回来了。”

“今天我可要加把劲儿。”巴纳姆愉快地搂住他的肩膀,“我寻回来几位优秀的人才,他们都会成为马戏团的一员。”

“这位是菲利普·卡莱尔,我们可靠的副团长。”巴纳姆使劲拍拍他。

卡莱尔和新成员们交换了姓名,亲切友好地握了手。他的脑子里飞快地滚过一堆数据,将一切都算的清清楚楚。他转身想重回马戏团,却被巴纳姆阻止。

“回去休息吧,交给我办。”巴纳姆吹了吹他下巴上的伤口,“去睡个午觉,你会舒服很多的。”

“不行,嗯……”卡莱尔固执地拒绝,“我得看着。”

“就这一次,不会出大乱子的。”

“上次你也赶我回家休息。还记得发生了些什么吗?隔天早上,接待我的居然是在马戏团里乱飞的蜜蜂和你试图篡改的账本。”

卡莱尔控诉着,似乎是余气未消。巴纳姆无辜地挑挑眉,再次拥抱了他。

“这次不会出差错,我发誓。”巴纳姆道,“实在是放心不下的话,晚上我们可以去酒馆喝几杯,顺便处理事务。”

卡莱尔觉得荒唐。他皱了皱鼻子,被巴纳姆抱的更紧了。卡莱尔试图去理解了一下话内的含义,最终同意对方的提议。

“八点。”卡莱尔打了个哈欠,“说好了,八点。”

“当然。”马戏团团长向他挥了挥帽子,“路上小心!”

这句话很及时,但还是没能阻止卡莱尔崴了脚踝。他单腿蹦到了酒馆前,直接将全身扑在一尘不染的玻璃门上。

卡莱尔承认这很死板,打电话约其他的时间,或者将地点换成自己的家里。可是约定就是约定,遵守规则可是很重要的。

“你怎么了?伤到腿了?”巴纳姆扶住他,将人往里带。

“在你让我一路小心之后,”卡莱尔没好气地说,“我遇到了那些该死的台阶。”

“我能来你家。”巴纳姆将酒杯推过去,“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现在……”

“就这。”卡莱尔深吸一口气。

巴纳姆环住他的肩膀,磨蹭了一会。卡莱尔松了松领口,将脸埋进对方的胸口。他低声嘟囔了点什么,没让巴纳姆听清楚。

“看来你不打算拒绝我了,”巴纳姆的语气上扬,“或许我不该等那么久才回来。”

“我一瞬间有些分不清,但是你知道的。”卡莱尔含含糊糊地说,“爱就是爱。”

“菲利普,你一向很聪明。”

“认不清自己的感情就是傻瓜。”

“想玩空中飞人吗?”巴纳姆突然提问。

“你知道了?”卡莱尔皱着一张脸,“我差点要死在那了……哦!”

巴纳姆趁机将对方抱起。卡莱尔睁大了眼睛,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巴纳姆笑了两声,手有些不安分地摸了摸卡莱尔的臀部。

“什么?”卡莱尔快速地捉住那只手,“你胡闹。”

“你的脸红了,菲利普。”巴纳姆凑过去亲他一口,将人牢牢固定在大腿上。

“别乱摸了……”卡莱尔咬了咬下唇,“这就是你所谓的‘空中飞人’?”

“可能是。”巴纳姆捏捏他的脸,“今天很险,我很担心你。”

“那你就别再走了,或者说,别那么久。”

卡莱尔对着那张英俊的面孔笑出了声。他吻了吻对方的眼角予以安慰,随后伸手去拿桌上的酒杯,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卡莱尔的眼角泛着红,他缩进了巴纳姆的怀里,试图用言语将对方的担忧揉碎。

“绳索很紧,就算只缠了一圈。”卡莱尔小声地说,“今天除了你,其他都太糟糕了。被刮胡刀弄伤脸,差点让花盆砸中,被一口水呛到窒息……”

“倒霉或是幸运?哦,这是个问题。”

“是的,嘿。”卡莱尔咧开嘴乐,“去他的吧,现在没什么重要的。”

“包括账本吗?”

“你真是……对没错,不重要。”

在巴纳姆的面前,卡莱尔似乎只能吐出真话。多年练就的巧舌如簧在这位先生的身上一点都不起效,像是最有效的吐真剂。但对于马戏团而言,巴纳姆的本事又不止这些。无时无刻往外飘的奇思妙想,永远能把握住的商机,上前迈出一步又一步的决心与勇气。这些都很难做到,但对于P.T.巴纳姆而言,这只是组成他的那一小部分。

卡莱尔垂下视线,他长而密的睫毛在灯下闪着光,而藏在里面的灰色眼睛闪着温和的光晕。巴纳姆凑过去轻轻舔了舔,软热的舌头带起了一阵电击似的快意。卡莱尔微微张口,得到了扑面而来的吻。他有些发飘,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这滚烫的热度来源于心底,像是火红的岩浆。

“做吗?”巴纳姆问他。

卡莱尔欣然回应。

他就像是个屡教不改的瘾君子。为了一时的欢愉,放弃一切,步入深渊。

Fin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