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我与你

生贺,新版老福特好tm难用。




  沢田纲吉知道,乱翻别人的东西不是好习惯,即使是垃圾桶。


  但他还是做了,毕竟压在上面的物品太多,实在可疑。沢田知道云雀的习惯,垃圾桶里的东西装到一半就会清空,也不知道是不是强迫症。


  此刻,他掏出了那张信纸。格式不对,短小无尾,看上去像是随手写的。但信纸的分量很好,字体也十分漂亮,这让沢田忍不住用指腹磨蹭了几下。他笑眯眯的往床上一躺,这才想起,自己的生日快到了。


  「给沢田纲吉。


   生日快乐。今年依旧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所以就不要抱有期待了。    」


  「……什么嘛,有谁会用这种东西作为开头?」


  沢田不满地翻了个身。灯光透不过信纸,所以他往床头蹭了一点,将其摊平。他不在意生日礼物,只要那天能让他稍微喘口气,普通的牵牵手就可以。


  「这应该不过分吧。」他自言自语。


  「我挺喜欢你的,所以暂时决定不把你太快的咬死。写信这种行为虽然传统但是愚蠢,所以实践起来很难。」


  「哈?」沢田看完了下一句话,「不是……这好像是给我的信吧……啊,怪不得被扔掉了。」


  他转过身,一点掩饰都没有。


  「学长,」他晃晃手里夹着的信纸,「晚安。」


  「……你翻我东西?」


  「拜托啦不要瞪我……」沢田坐起来,「我错啦……可是真的要在生日的时候咬杀我吗?刚刚无意间看了一下,过零点了喔。」


  云雀紧盯着他,坐上床的时候眼神没有移动半分。沢田笑眯眯的拉着他的手,然后毫无形象地打了个滚。


  「你看到哪了?」


  「粗看了一眼,现在在从头细看。真像是学长的风格啊,到这种时候了还能考虑咬杀我的事。或许不是这样?也许是词穷?还是因为太害羞不敢写的太多?嗯?」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云雀摁住他,然后去舔对方的嘴唇。沢田眯着眼睛被他压在身下,手不安分的上下游动,被云雀制止。


  「你别动……」他暗暗地将信纸揉成团,「这个东西算作废,不要看了。」

*☼*―――――*☼*―――――


 点我上车→ https://m.weibo.cn/2841890071/4294852570758370

fin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