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请给我小红心和蓝手手!(土下座)

犯罪(2)

  "尼……尼古拉斯?"

  尼克静静看了一眼爱丽克斯的欧派,然后点点头。

  "怎么回事……"爱丽克斯放下手里的食材,拿出扔在最里面的碳酸饮料,小心往里面走了一些。

  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尼古拉斯。爱丽克斯对有些放松的小刺猬轻松笑了一下,心想。

  "呃……要来点碳酸饮料吗?"爱丽贴心地把盖子掰开,递到尼克眼前。

  尼克依旧抱着他的日本刀。想了片刻终于伸手拿了过去。他对玻璃瓶里噗滋噗滋的气泡充满了兴趣。摇了摇,并没有喝的打算。

  爱丽退出了尼克的房间,随即又抱着菜返回。她一边洗着,一边思考一会要不要问问小妮娜那个奇怪的医生又给尼克磕了什么药。

  尼克咬着玻璃瓶,翻看一本本成年杂志。他的眼神在那些女人的欧派上扫了些许,然后扔在地上,彻底没了兴趣。他站起身,拉拉爱丽的裙边,然后小声地说道:

  "少……沃里克……哪里工……作……?"

  "今天是星期五,沃里克要去牛郎店。"爱丽一边把食材洗净。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爱丽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尼古拉斯!"她跟着跑了下去,却没有那男孩儿的身影。

–––––––––––––––––––––––––––––

  沃里克最不想在和活钞票调情的时候听到下面的骚动。

  "沃里克……"活钞票的双乳不断敲击着沃里克的胸膛。他笑了一声,摘下眼罩,扶住她的臀部往下,听着她因为快感的冲击而发出舒服的尖叫。他将所有的工作做完,轻轻舔了一口活钞票的脸蛋,而后拒绝了让他搭顺风车的邀请。

  "很小的黄昏人种"。沃里克听见了店中的议论声,快步往下赶。

  "沃里克。"

  沃里克回头,对着妈妈桑和他身后的小家伙笑了一下。

  "真是谢谢妈妈桑了。"

  他看着小小的尼克。突然记起自己以前瞒着他去牛郎店赚钱的时候,尼克的表情也像这样一无所措而愧疚。等他从一群活钞票中带着满内裤的钱蹦跳着出来的时候,靠在墙上的尼克早就摘掉了让那些妓 女唾弃的狗牌放在裤袋里,拉着他的手。回家的路上,一言不发。

  他正对着那双黑色的眼,犯下了最严重的罪孽。

tbc

不出意外,明天就写肉肉了(・ิϖ・ิ)っ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