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楼诚】阿诚扭蛋

章四 模糊往事

  今日的明长官着实睡到了中午才自然醒。他睁开眼,迷糊地叫了一声。

  “阿诚。”

  没有丝毫回应。他又叫了几遍,随后自己坐起来。

  好啊,终于玩够了。明楼想着,一边看看表。今日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明台这个小崽子,恶作剧还是这样恶劣。明楼窝了一肚子火,床头又没有自己的衣物。他手忙脚乱收拾好了自己的穿戴,就直奔明台的卧室。

  气势汹汹走到阿诚房间的时候,那门是半遮掩的。明楼拉开门,竟看到倒在地上的阿诚。

  他急忙蹲下叫了他几声。手指往额头一探也无丝毫异样,只有大滴的汗珠随着急促的呼吸声滑落。明楼把他拖上了床,准备去叫医生。

  “大哥……”阿诚吃力地动了动嘴唇,眼睛也没睁开。

  “你先睡,我去叫苏医生。”明楼安抚似地摸摸他的脸颊,阿诚伸出了一只手牢牢抓着,在呢喃间又缓缓睡过去了。

  明楼无奈地将被紧攥的手拔出来,阿诚翻了身,身体蜷成一团。眉头好像皱地更深了,满满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失意。

  “别……别打我……”他轻轻说着,“妈……大哥……”

  阿诚越蜷越紧,眼角忽地滑下一滴泪来。明楼帮他擦干净,拍着他的后背安抚着。力度不轻不重,逐渐晕开阿诚内心的一段被埋藏已久的记忆。明楼看他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毫无防备的睡颜让明楼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他下了楼,碰上明台穿着睡衣从门内探出脑袋嚷嚷:

  “阿诚哥,我饿啦!”

  明楼瞪他一眼,“叫这么大声,没规矩。快去把衣服穿好,你去叫苏医生。 ”

  明台睁大眼:“阿诚哥生病啦?扭蛋应该不会有这种问题啊。再说,苏医生来了也不知道怎么治嘛。”

“话那么多干什么?”明楼脱了外套,小少爷立刻往一边逃。

  “好吧……”明台嘟囔,“早饭谁做呢……”

  发完牢骚后明台便回去穿衣服了,丝毫没看见自家大哥拿着番茄用勺子比划。明楼低头专心地刮着,又打了几个鸡蛋。刮皮的时间格外漫长,等挂面出锅苏医生正好诊断完毕。说是有些伤神,连药也只开了一副就走了。明楼把面端出来,明台一下就乐了:

  “大哥做的面呐。”

  明楼坐下来低头吃了几口,听到声响又看了看楼上,阿诚正站在门外低头往下看。明楼咬断了面条,嚼了几下。

  “你怎么出来了?回去躺着。”

  阿诚在苏医生到的时候就半醒了,原因是开门时的一股蛋味儿。他迷糊想着,这蛋再摆会一定会老。

  阿诚趴在扶手上:“大哥,开会。”

  “吃完了应该来得及。”明楼埋头吃着,“下来吃面,今天在家好好待着。”

  阿诚没说话,坐到位置上鼓着腮帮子开始吃面。这几天确实精神很不好,就当是放假吧。他夹起有些过头面条,对面的明台正苦着一张脸,明楼似乎也在硬撑,吸面吸的快,但每一筷子却没多少,阿诚弯了一下嘴角。

  嗯,鸡蛋果然老了。

TBC

补北平中,才不是我懒( •̀∀•́ )虐阿诚才是本职工作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