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未知的容器(3)

章三
沢田纲吉眼里只有那根残缺的拐。
他见过失去容器的人死亡时的样子。两眼呆滞,毫无灵魂可言。一小时后,躯体会逐渐碎成灰色的粉末,真的如同一个被破坏的物件。
「沢田纲吉。」
他抬眼看看,惊愣住了。
云雀并没有死亡,他把另一只拐收回匣子,解开了衬衫的两颗扣子。
「学长,容器⋯⋯?」
「回去再说。」
云雀的短发低下汗珠。他吐出这句短语,就没有再理会沢田的任何追问。沢田意外没有参与清场,他和云雀坐进了同一辆车,回归总部。


「学长的容器,不是拐对吧。」
「我一直以为是,但现在看来,真正的容器并不是它。」
云雀换上了干净的外套,窝进了沙发。他忽略了沢田担忧的眼神,打了个哈欠。
「我以前提出过表容器和里容器的假说吧。」
「那份报告我有好好看,但没有出现过案例。」
「这份报告是依照我自己写成的。我没有刻意带着假容器,由于国中时不小心破坏过那对拐,我的身体上也留下了相应的伤口,种种迹象表明,我的容器确实是那对拐没错。」
「但是那对拐被破坏了。」
「没错,上次我的拐被破坏了一根,我身上没有任何的损伤。」云雀伸手拿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实际上在这之前,我就察觉到,也许那对拐跟我没联系了。」
「比如?」
「不清楚,心里的感觉。」
沢田纲吉的心情越发沉闷。他不清楚,云雀这次是否是想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又或者,只说到这里为止。
「假设有新的容器,学长现在感受的到吗?」
云雀没说话。他的眼神死死锁在沢田的脸上,盯的让沢田有些心慌。沢田回望过去,看着对方的表情,居然明白了些。
「你的意思是⋯⋯我?」
沢田指指自己,云雀冷哼一声,默认了。
「那这不对⋯⋯这不对。」沢田站起,「学长比我大一岁,容器⋯⋯」
「容器应该是在人类出生时立刻就会有的,所以我提出了刚刚的假说。」云雀稍稍直起上身,「你出生后,表里容器开始了对接,直到某一个时间点,转换完成,最初的容器就不再是容器了。」
沢田没有说话。他的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沉默了许久。
「如果真的是这样,人类可以成为容器,这也足够震惊了。」
「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论感觉,我暂时对学长没什么异样的体验。」沢田揉揉眉心,「学长这段时间请留在总部吧,我会通知下属开展相关实验。」
「我明白了。」
我对于学长是什么感觉?
沢田看着缩进沙发的云雀,一时无语。
TBC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