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酒茨】啤酒与青豆(2)

章二
酒吞还是没有去追红叶。
要问是什么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脸被揍的跟个猪头一样,怎么去见心仪的女孩子。酒吞躲在便利店门口,气的暗暗跺脚。
一点形象也没有,简直丢脸。
酒吞默默看着红子和她的好闺蜜走向了前方的商业区,按掉了茨木打来的电话。他算了算时间,准确无误地把冲出便利店的白毛怪拽了回来。
「操!」茨木拽回了自己的头发,「老子的头发!」
酒吞甩了甩手,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膀。
「脸被你打肿了,这是报应。」
「哈?你以为给你通风报信的是谁。」茨木拿下了手腕上的橡皮筋试图把头发梳成一个马尾,不料橡皮筋却被酒吞夺了去。
「帮你扎,头发没梳通扎个鬼。」
还没等茨木说话,酒吞的手指头就代做梳子往他的白毛上扒拉了几下,然后咬着绳子轻轻踢了他的膝弯。
「蹲下,不方便。」
茨木老老实实蹲下,咬着棒棒糖。突然有些站不稳,手往后抱住了酒吞的小腿,一屁股坐在他鞋上。
「啧,别动啊。」
「又不是我想的啊。」茨木张口反驳,但嘴里的糖果掉了下来,忙着用手去接。
「……你嘴是漏的?」酒吞拉着他的头发把他拽回来,「都掉地上了,还看什么。」
「五秒内捡起来的食物完全是干净的。」茨木对他翻个白眼,后脑勺被不轻不重拍了下。酒吞摘下自己头上的发卡,夹住了茨木乱糟糟的刘海。
「行了,起来吧。」
茨木慢慢悠悠站起来,屁股又被酒吞踢了一脚。茨木转身瞪他,揉了揉自己无辜的臀。
「我的屁股怎么碍着你了?」
「没,看着蛮软的,想感受一下。」
「正常人屁股都是软的吧?」
「那就是挺大的。」
「哈?你脑子没毛病吧?」
茨木掏出一罐啤酒狠狠摇了几下,然后对准酒吞,威胁道:
「信不信我喷你。」
酒吞没理他,耸耸肩抢下了易拉罐放进口袋。
「行了,我的错。」酒吞揽着他,「不过你屁股确实很软。」
「和女人的胸比起来呢?」茨木没头没脑地冒出这句话。
「我没摸过。」酒吞一脸诚实,「你摸过吗,还有女朋友的时候。」
「肯定没摸过啊,我靠近她一点点她都会不安的要死。」
「所以你小子在两人独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啊?」
「大概很紧张吧,毕竟kiss的时候还不小心亲歪了。」
「……你亲过了?」
「有这个企图,但是只亲到了头发。」茨木挠挠头,「女孩子真的很香啊,还软乎乎的。」
「你说着好像很高兴。」酒吞往塑料袋里拿了薯片,撕开包装。
「分都分了我还高兴什么。」茨木伸手去拿薯片,「不过我会帮你把红叶追到手的,挚友。」
「得了吧,下次别打我脸我就谢天谢地了。」
茨木嘿嘿嘿地笑了起来。酒吞啧了一声,拽着他快步走。
「便当要凉了,快回去。」
茨木应了一声,跟上了他的步伐。
Tbc


说进展的不要急,真的没酒红。酒茨only,相信我。对红叶不粉不黑。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