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邪瓶】十年灯



原著:盗墓笔记 cp:邪瓶 r18
人物不属于我,永远的铁三角。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接闷油瓶出青铜门,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那天,铁三角重聚,再次成为了最稳定的形状。我抱着闷油瓶的肩膀,内心的深处早已是哭泣不止。他说我老了,确实。
这十年间,滚打摸爬,算是有了名气。可遇见了闷油瓶,那些精干老练就被我全部扔到脑后了。就算这闷油瓶子睡在我旁边,心里照样是安定不了,就是不踏实。
我点了根烟,起身到阳台边去抽。杭州已经开始凉了,再差个三月就要过年。不知今年会不会下雪,活了那么些年头,断桥残雪愣是没见过几回。
我将烟头在窗台上碾了碾,然后去了次厕所。再进屋,闷油瓶就睁着眼了。
「小哥。」
我叫他,他看看我,然后点点头。眼神又飘向了天花板,像是怎么看都看不厌似的。
那淡漠的表情,也和十年前一样。过长的刘海随着他的动作遮住了眼睛,我走过去,帮他捋一捋。闷油瓶没怎么注意我,照样盯着他的老伙伴。我实在没忍住,也抬头望望,只见到一块深色的污渍。
「我去买个早饭。」
这回他没理我。我穿上鞋,心里盘算着给他打包个片儿川。就算闷油瓶好养,我也要好好考虑。搁在青铜门里十年,什么都没吃光是睡觉,瘦的像是纸片人了。我本想折道回去问他要什么料的,后来觉得问了也是白问,决定放弃。
我走到吴山广场那儿,打包了两份片儿川。我提了速,生怕面被汤泡久了,涨成恼人的一锅。
回到家,闷油瓶乖乖坐在桌前,还放了两双筷子。我笑了笑,把包装拆开,端出面碗。
我和闷油瓶头碰头,很认真地对付起了片儿川。我喝了口面汤,鲜的我脑子一闷。上了年纪毛病就是多,美食的刺激都要让大脑停止旋转个几秒。
「小哥,明天胖子过来,说要再聚一聚。」
「嗯。」他对着碗闷闷嗯了一声。
估计又要去楼外楼来一顿。我想着那镶了一层金边的西湖醋鱼,脑子又闷了一下。我咬着笋,神经跟着咀嚼咔擦咔擦响。
太久没待杭州,再怎么吃就是差一口。我想起了王盟还帮我看着的古董店,好像他的工资还是一月八百。我准备抽个空过去一趟,给他涨点。
我快跨入不惑之年,眼角已经有了几道不明显的皱纹。小哥虽然已经一百三十有余,但还是那副年轻模样。想想自己以后七老八十了,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扇着扇子,而闷油瓶穿着小黄鸡裤衩坐在我旁边,照样是我叫他他不理我的形式。我想着想着自己就乐了,把坐在我对面静静吸面条的闷油瓶吓了一下。
我有点尴尬,他看了我五秒,低头把汤喝完。我咳嗽了一声,把一次性碗扔进厨房的垃圾桶。
闷油瓶回了屋,用他的后背来瞧我。我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他。闷油瓶的肌肉明显绷了一下,而后慢慢放松。我满意的在他脖子上嘬了个印子。
我们就这样抱了一会,然后闷油瓶用手拉拉我的手臂,示意我放开。我卸了力道,见他往床上一躺,扒了自己的蓝色兜帽衫。我怕他冷,立马去开了空调,然后又欣喜地跑回来,扑上床亲了个够。


上车链接↓

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70209/20170209074210896.png







这篇文陆陆续续写了四五天,完结的时候我正好在杭州。看万水千山,感慨万千。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