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未知的容器(6)

注意 有初空云 助攻。
章六
「我要去日本了。」
什么?
「分别之时,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那声音带着强颜欢笑的语气,「你我是性命相连之人,就算分别,也会像是就在彼此的身边一样吧。」
沢田纲吉处于一片迷雾之中,他想张开眼睛,可怎么努力都是徒劳。他的嘴不受控制地,僵硬地说出这些百思不得其解的话语。
「彭格列就拜托你了。」
沢田纲吉的嘴角上扬,闭着眼流出了一行温热的泪水。
「阿诺德。」
他被人从背后抱住。动作十分用力,像是再也不愿撒手一般。沢田纲吉的内心深处涌上一阵痛楚,他不自觉地回头,再次想睁开双眼看一看身后人的面容。
心口疼的浑身都在颤抖。沢田纲吉抓住他的手腕,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黑暗被大片的剥离,他躺在床上,眼前是一盏台灯。
「嗯……」
背后发出一声喘息。他慌忙回头去看,发现云雀抱着他的腰部,睡的正香。
「学长……啊。」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摸了摸脸颊。脸上湿乎乎的,全是微咸的眼泪。沢田纲吉用手背蹭了蹭,发现戴在手上的彭格列指环热的发烫,他想摘下看看,却发现怎么都拿不下来。
沢田纲吉眉头一皱。刚刚的梦境不是偶然的可能性很大,他仔细想了想,念出了一个人名。
「阿诺德。」
他小声地重复,讯息全部涌入脑海。他一拍脑袋,自己给出了最佳答案。
阿诺德·亚凡席斯。彭格列初代云守,兼门外顾问,某国谍报部主席,其他不明。
乔特·彭格列,恰好去了日本,留下了他这条血脉。两人的性命相通,指的是容器的事情?那夺眶而出的眼泪和心碎的痛苦……难不成两人是因为某事不得不分开?
「唔……」
沢田终止思考,帮云雀换一个舒服的位置。可刚刚拉了拉对方的手腕,那人就睁开了眼睛,眼神不同以往的锐利,还带有着一丝被吵醒的迷茫。
沢田纲吉撇撇嘴。昨天和云雀发生了性关系,或许他会很不高兴,然后找理由和自己战斗几回。
「沢田……」
话还没说完,沢田就蹭过去在云雀的额头上响亮地亲一口,带着以往的微笑。
「早安,学长。」
「嗯……早安。」云雀迷迷糊糊地转身想再睡,沢田帮他盖好被子,起身去沐浴。
「……?」云雀的大腿被硬物磕到了一下,他不耐烦地拿出来,发现是一只怀表。
金质,年代久远。云雀猛地一惊,扫去了倦意。他打开怀表,发现里面的照片已经发黄缺角,轻轻碰了一下,居然掉了下来。
云雀把照片拿起,发现背后用墨水写着一串工整的意大利文。云雀努力辨别着模糊的字迹,读了出来。
「乔特·彭格列,我的一生挚爱。」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