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邪瓶】我的大腿(1)


邪瓶注意,纯属捏造,大学生谈恋爱_(┐「ε:)_



腿上一沉。
「嗯?」
吴邪低头,嘴里叼着耳机线一脸呆愣。
「不……啊?」
长那么大了第一次被膝枕,还不是妹子。吴邪摘下头上的魔音耳机,有点不知所措。
「小哥?」吴邪推他肩膀。
「……」
吴邪的脑海里涌过一大群撒着蹄子欢腾的草泥马。他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准备喊人帮忙。
吴邪抬头望望,该死,平时最后一班地铁也会拥挤的不行,今天倒是奇怪,除了自己和膝盖上不知死活的小哥外就没别人了,空荡荡的车厢被灯照的惨白,有点渗人。
他娘的,这算是什么事嘛。吴邪两手穿过那小哥的腋下,也没使多少力气,就把人从车厢拖出来了。
吴邪如释重负,扯着嗓子喊了几声乘务人员。这几下没叫来人,倒是把拖着的陌生小哥给叫醒了。
「呃……你没事吧?」吴邪说话有些干巴巴的。
「……」
吴邪看他还处于一问三不知的状态,索性就一屁股坐下来喘气。一双冰冷的手抓上吴邪的大腿,让他着实吓了一跳。
「糖。」那人微微闭眼,「有吗。」
吴邪点点头,从裤兜里拿出五花八门的小零嘴,然后挑了一个给他。他也不客气,拆开包装纸就吃了,吴邪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也抓了一块巧克力开始啃。
「谢谢。」
「不用……」吴邪见人缓过来了,就站起来想拉他一把。小哥拍开他的手,快步走出了吴邪的视线。
「……」
什么人啊这。吴邪甩了甩被拍痛的手,也出了地铁站。





新学期,新气象。吴邪拽着拉杆箱,一头栽进自己的新宿舍。
「胖子,早。」吴邪对着啃鸡爪啃的满脸是油的王月半同志打招呼。
「早啊,天真。」王月半眯眼笑,「裤子里藏啥呢,鼓鼓囊囊的。」
「巧克力。」吴邪摆摆手,准备把行李箱放在没人睡的空床上。才举到一半,就被王月半拦了下来。
「哎哎哎。」王月半用油手指着,「有人了,别放了。」
「谁?」
「辅导员说的,我不清楚。」
吴邪把箱子换了个旮旯塞好,然后躺上胖子的床。他从口袋里摸出块巧克力,还没吃呢,门就响了。
「嘿,谁啊。」王月半伸长脖子去看,然后缩回来对吴邪呶呶嘴。
「新的?」吴邪抬头去看,脸色僵硬了几分。
这不是昨天在地铁上晕的小哥吗,近看脸色还真的蛮差。吴邪在心里揣测着,只见他把所有室友都当做空气,爬上最里面的床位,什么话都不说,屁也不放一个。
哎哟,一闷油瓶啊。吴邪瘪瘪嘴,王月半倒是心大,跑过去敲闷油瓶的床杠子,大嗓门地嚷嚷起来。
「唉大兄弟,你咋不说话啊?」
闷油瓶动也不动,躺在床板上也不嫌硌的慌。吴邪掏出一包小腰果,抱着看戏的态度咔擦咔擦开始嚼。
「叫你小哥总行吧,老闷着也不是个事啊。」王月半伸手要去撸他脑袋,立刻被打痛了手。
王月半失败而归,他摊开手,表示这人无药可救。吴邪干笑一声,嚼着零食的嘴也停了下来。
TBC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