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未知的容器(7)

章七
沢田洗完澡出来,伸手接住了云雀丢过来的金表。他暗暗叫苦,那么贵重的东西被丢来丢去,也就只有自家学长可以做到了。
「哪里发现的?」
「床上。」
「啊?」沢田纲吉手上的热度已经消退,他把指环摘下来,对着它看了一会。
「……会好心到这种程度吗?」沢田把金表打开,用指腹摩擦着照片。
云雀没有回答,站起来去浴室。他走路的时候有些变扭,沢田想帮他,立刻被拒绝了。云雀拧开水,让滚烫的液体从头浇下。
「对不起……阿诺德……」脑内的声音忽地炸开,「我……」
云雀有些恍惚,眼前的两人拥抱在一起,很遥远,看不太清楚表情。
「船要开走了。」阿诺德的声音也染上了哭腔,「你不用担心这里,最好不要回来了。」
阿诺德想推开他,却被乔特一把按进了自己的胸膛。他没再隐忍,头颅微微颤抖,乔特仰头轻叹一声,微笑起来。
「我以为不舍的只有我。」
「你明知道。」
他们挥手告别,都没有再回头。画面的颜色从鲜明变成了黑白,云雀猛地睁开眼,抬手关水。他不在意这件事情,他只关心沢田纲吉。
「学长,我可以进来吗?」
云雀把浴巾裹上,让他进来。沢田站到他跟前,大致把梦境说了一通。云雀把事情连了一遍,两人交谈了一阵,又把目光放在那个金表上。
「特意给我们看这个,是不是有点多余了?」
「暂时看不出什么。」沢田把表递给他,「初代云守的东西,还是放在你这边比较好。」
云雀点点头,移步到卧室。他低着头系衬衫扣子,一边的金表发出了声响。他打开一看,方才还没有动静的指针居然转动了起来。
时间在倒转。
云雀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他转头一看,沢田正在浴室的门口,扶着墙壁,捂住胸口。云雀急步过去,蹲下扶住他,脸上大滴的汗珠全部蹭在了自己的领口。伸手想去按紧急按钮,被沢田阻止。
「等……等一下……」沢田喘着粗气,抓住云雀的手腕。
过了不到五分钟,沢田心口处的痛感有所消退。他站了起来,稳了稳心神。
「不是阿诺德的。」沢田紧盯着云雀手里的金表,「先入为主,我们犯了大错。」
「我不认为有人可以不动声色地在我腿下放东西。」云雀把东西塞进沢田的手里,然后缓缓往后退。
五米左右的距离,金表又开始了转动。云雀被尖锐的疼痛劈中,他「咚」地一声跪下,发出了一声闷哼。
「……距离限定。」他冷笑道,「有麻烦了。」
TBC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