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郭楚】烛火(1)


私设如山
郭家俩小孩儿,郭长城:软萌作家哥哥;郭长征:郭家大总裁。老楚大家能猜,就不用说了。

肉卡了,摸鱼。



章一


「费什么话,我让你来你就来。」
郭长城一直没个大哥样。
唯唯诺诺,比不上自家弟弟有胆子。没事只知道窝在家里写东西,但近几年也写出了点名堂,还算争气。当他再一次被拎着耳朵抓出门时,才意识到笔尖永远不会比世界转的快,鱼龙混杂,灯红酒绿。
「等等……我还没穿好衣服呢……」
「别穿你那件长衫了。」郭长征瞪眼,「西装呢?我送的,一直没见你穿过。」
「有点紧……不过我今天会穿!长征别生气。」
郭长城好脾气的将衣服穿好,领带还是郭长征帮忙系的。黑框眼镜也被摘下,给戳上了隐形。郭长征哼了一声,像是满意了一般,张腿就走。
「长征,我们去哪?」
「我们家两个,难道你要让那帮老头只认得我吗?」
「嗯……」郭长城挠挠头,「我也不需要和他们有什么往来呀……」
「你可闭嘴吧。」郭长征恨铁不成钢,「到时候说话别抖缩,知道没?」
郭长城点点头,紧紧地跟在对方身后。郭家的俩小孩儿,外表虽然一样,但是不会有人将他们认错。双胞胎的特权游戏并不能起效,这也归功于看到生人就害怕的郭长城。有些嘴碎的亲戚会说郭长征把对方的智商吸走了,所以郭长城才是那副傻不拉几的样子,建议去找个医生看看。而两兄弟自己门清,只是性格驱使,没有什么欠不欠的。
「到了,你晃什么神呢?」
郭长城猛的抬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郭长征拉着他,上了酒店的三楼。兜兜转转,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弯刷了多少卡,才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啧。」郭长征突然不高兴起来,「你要不,先回去吧?」
「怎么了?」
郭长城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迎宾已经上来了。这下再跑也是不可能,至少得去露个脸,打个招呼。郭长征的表情有些难看,但是看到了请客吃饭的正主还是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上前去握了握手。
「杨总。」
郭长征跟着一群人勾肩搭背的,把郭长城丢在了身后。郭长城有些不安地抓了自家弟弟的西装外套,这才让几个陌生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我就说呢!」
那个姓杨的合伙人笑眯眯地握住郭长城的手。说了一番好话,列如「久仰大名」,「才华横溢」这类,才把郭长城放过。郭长征表面露着笑,但还是撇了眼擂台,装作不经意地说了句。
「几位怎么不提要找这乐子呢?」郭长征接过一杯香槟,「我有提过我哥哥要来吧?他一个动笔杆子的,不适合看。」
「动笔杆子的就不行啦?这笔啊,换谁写这出来的内容都不一样,看点长眼界的有何不好?」
郭长城没有一点发言权。他刚刚张口,就被几个妞的大胸挤了脸,硬生生塞进了座位里。他尴尬的满脸通红,好在是有弟弟在,没让任何人欺负的太多。
「哥,」郭长征低低地说,「……我不知道……我也……」
「没事呀,我……我能看。」
虽然说是能看,但是擂台上会出现什么,郭长城不是很清楚。郭长征的脸阴了下去,但不好发作,只能暗暗在心里盘算怎么给那群衣冠禽兽小鞋穿。郭长城捂着一杯酒,并拢膝盖,像是个乖巧的学生。
突然,外围的灯光暗了下去,擂台的中央亮的有些刺眼。擂台上上来了两个人,鼓胀的肌肉像是抹了油,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光。
之后上来了一个主持人,还有裁判之类的,郭长城没有听清楚。几个兔女郎拿着托盘下来收钱,有红蓝两种,对应着拳击手的裤衩颜色。
就算是郭长城再迟钝,但他也该明白这是个什么状况了。像是要亲自上场一样,郭长城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他可怜巴巴地抖着腿,悄悄问了郭长征一个智障问题。
「长征。」他的声音小的和蚊子叫一般,「那个……会不会死人啊?」
「这倒是不会。」郭长征捏了捏眉心,「看完我们就走……你不想看,后面有包房。」
郭长城摇摇头,视线再次转上了擂台。他懵懵地看着两位拳击手,表情有点呆滞。
其中一个明显是状态不好,还没开打就浑身冒汗,但那双眼睛却是亮晶晶的。没料想,郭长城和他的眼神居然对上了。就算是轻轻一撇,郭长城也还是能见着对方眼角泛的红。
「先生,您要下注吗?」
郭长城连忙转过头,从裤兜里找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红色人民币。他小心地将纸钞放进红色的托盘,干笑着对上郭长征的脸。
「我……我押他。」郭长城小声解释着。
郭长征看了一眼擂台,再看了一眼不停傻笑的哥哥。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心想郭长城居然连钱也不会花,瞎押了一个。
等兔女郎走了一圈,钱也收的差不多了。擂台周围的光彻底暗了下去,像是黑夜里的蜡烛,随风摇曳,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郭长城将手捏紧成拳,盯着那唯一的光点。
比赛开始。
tbc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