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未知的容器(11)

章十一
「起床啦。」
沢田拍拍云雀的脑袋,拉开窗帘。云雀微微睁眼,又因为阳光而闭了回去。他翻身,单只胳膊往下捞,抓起了昨天扔下床的衣物。
「找什么呢?」沢田拿过衣物帮他找,在内袋里捏到了一把金色的粉末。
「手机……嗯?」
云雀迟迟不听沢田发声,只好尽力撑起眼皮。沢田正慌慌张张地找着什么,乱蓬蓬的头发非常可爱。
「学长,怀表呢?」
云雀挑眉,回道:
「内袋里,找不到了?」
沢田抬手给对方看,细腻的粉末顺着沢田的指缝流出,淌在地板上。
云雀伸手往内袋里仔细摸,两指夹出了本来放在怀表内的照片,他挥挥手,示意沢田拉开两人的距离。
五米,六米,七米。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云雀非常高兴。跟沢田形影不离的两个月,虽说不是不乐意,但总归要有些私人空间。而且晚上睡觉总是要提防着点,睡的好好的,一双贼手就揉上自己的腰,扭着扭着就煽风点火翻云覆雨,让早上起床变得更加困难。
云雀起床,扶着腰。沢田发现自己也有些腰痛,扶着。云雀看他一眼,沢田立刻澄清:
「真的腰痛。」
「我知道。」云雀眯眼,进浴室。
沢田窜进浴室想从背后偷袭,被云雀抓住下巴往旁边拧。沢田嗷嗷叫,云雀适当地放开,往身上浇水。
穿衣。云雀提着沢田的裤腰带,把他往前拉。伸手往裤子里摸了一阵,拿出一个吊牌丢掉。沢田摸了摸自己被掐了两把的屁股,回头。
「硌着不难受?」云雀问他。
沢田愣住。自己本身就对这些不敏感,国中时上学回家换衣服,才发现后背有个扎人的商标,把后背磨的发红。他想了想,问:
「学长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感觉很痒。」
沢田不解,云雀也不明白。
虽说两人的默契程度不错,但也不可能到这种程度。云雀发了短信,指节在桌上轻轻敲着。
五分钟后,手机的屏幕上跳出了一条短信。两人同时起身,向彭格列的治疗所走去。


「脑电波类似?」云雀拿下贴在后颈的电极贴片,
「大概指的是心有灵犀的意思吧。」沢田穿上衬衫,说话轻飘飘的。
「我饿了。」云雀抬眼。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自己的情绪虽然不能用这种方法传达,但双方体感是没有问题的。这算是有利有弊,可原因是什么,谁也不清楚。
是人形容器,还是消失的距离限制的关系……沢田决定先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
TBC


决定了 番外写初空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