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18018】论捡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4)

章四
恭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云雀本不想天天回家,可恭每天都翻墙到学校找他,让人懊恼。某种程度来说,非常粘人。
「哇,这个就是十年后的恭弥吗?」
迪诺接住了云雀的攻击,然后伸长脖子去看站在墙角的恭。
「注意力不集中的话,小心被我咬杀。」
「唔……好险好险。」迪诺抽空接住,露出微笑。
「有好好长大真的太好了,看上去很优秀。」迪诺说着,语气非常欣慰。
云雀转头过去看,不自觉地撇了撇嘴。
「好了,抓住你了!」迪诺将云雀牢牢束缚住,「今天就到这里了,下……」
「再来。」云雀打断迪诺的话。
「我来试试。」
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恭突然发话,走上前去拿走了少年的拐。云雀瞪了对方一眼,但还是往后退了一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恭早就想知道迪诺是谁了。虽然里包恩介绍说是云雀的家庭教师,但是云雀却表示他不需要。迪诺和少年对战时偷偷放水恭不可能看不出来,体内的战斗因子被激发,很想上场将这个金发的意大利人打趴下。
「唉,十年后的恭弥吗?啊……?」
话还没说完,一记凶狠的攻击就招呼了上去。迪诺往后一仰,差点被敲到脸。
「那好吧,我就认真些。」
说罢,迪诺不再是游刃有余的表情,而是真的将恭作为对手看待。阳光之下,从脖颈蔓延到手背的跳马纹身闪闪发光,耀眼的很。
恭再次攻了上去,都是实打实的挥击。一时间,双方的动作快的只有残影,云雀盯着,目不转睛。
交战了大约有二十分钟,恭纵身跳起,扬起了一地尘土。迪诺将鞭子打横,采取保守战术。
待灰尘散去,迪诺被恭压制在身下,一只手被带在背后。迪诺无奈地挥挥另一只手,对着云雀说:
「不愧是恭弥,十年后果然很强。」
「这次不算。」恭起身,「下次第一个跟我打。」
迪诺点头,抓住恭给出的那只手,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表情还是那样的温柔。
恭的眼睛睁大。他愣了半天,脑内闪过了一个片段。
「恭弥。」
「嗯?」
「不知不觉恭弥也二十五岁了,看上去很可靠喔。」
也是这副温柔的表情,只是记忆里的人看上去更加成熟。确实是跳马迪诺,恭不会认错。
「我不会有同伴的。」
「别那么说,」记忆中的跳马递给他一个高脚杯,「纲那边,你不是经常帮忙吗?」
「我只对强者有兴趣。」
「我明白。」
到这里便戛然而止。
恭捂了捂脑袋,眼神锐利了一些。 云雀不知何时绕道他的身后,拍了拍恭的肩膀。
「怎么了。」
「没事。」
云雀看到他的表情时,就明白恭已经找到了一部分的未来。那是一张强者才会有的面孔。坚定,强悍,全都展现在恭汗水淋漓的面孔上,一览无遗。
「我饿了,回家。」
可惜只维持了五秒左右,恭就恢复到了平时的状态。云雀哼了一声,走在了最前方。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