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未知的容器(12)

章十二
逃班。
换上不束身的服装,拽着恋人翻墙而出。日本入春,早樱盛开,嫩粉色的花海洋洋洒洒地落下,未曾变过。
「想去哪里玩吗?」
「并中。」云雀咬着吸管喝果汁。
「除此之外?」
「训练场。」
沢田抽抽嘴角,刚想说什么,被并中的校歌打断。云雀掏手机,解锁。
「哪位?」
「恭弥!」
这一声亲热的叫声吓了沢田一跳,云雀把手机往旁边放了一些,继续咬吸管。
「早上好,妈妈。」
妈妈?沢田顿时感了兴趣。国中的时候,关于云雀的双亲,总会有些怪异的传闻。云雀回应了几句,挂了电话。
学长的母亲,肯定是位美人吧。沢田撑着脸默默地想着,凑过去亲了云雀一口。
「学长,什么时候才肯带我去见家长啊?」
「别说傻话了。」
云雀把手机放好,顺便掏烟出来又准备抽。沢田按住对方拿烟的手,摇头。
「少抽。」
云雀的动作顿了顿,把烟团成团,扔进一边的垃圾桶。沢田纳闷,今天的学长,好像意外的好说话。
「没有烟的话,靠你可不可以缓解压力?」
「……」沢田点点头。
「我改主意了。」云雀偏着头看他,「虽然会少一笔外快,但我觉得跟你做一下午会比较尽兴。」
「什么外快?」沢田问。
「小婴儿的。」云雀打哈欠,「刚好有个会要开,四处找找不到你人。我把位置说出去,做个顺水留情。」
「哈?」沢田无奈按着太阳穴,「还好学长改主意了,要不然我……」
「不说这些了。」云雀率先站起,「最近的酒店,不要浪费时间。」
沢田从背后抱住他,用下巴蹭着对方的肩膀。
「我不高兴了。」
「那真是抱歉。」云雀毫无歉意。
沢田蹭了蹭恋人的后颈,牙齿叼着轻轻舔。云雀吃痛,手绕过去拍了拍沢田。
「到那边随便你。」
说完就大步往前走,沢田乖乖跟上,脑内的想法愈演愈烈,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
后面是肉。
最近很热门的那个体位。

http://m.weibo.cn/2841890071/4110329443145666
↑上车。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