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未知的容器(番外一)

番外一 关于云雀的迷之双亲

讲的是二十多岁年轻的云雀的双亲 后面有见家长➕结婚 摸个鱼

「真是的……别对爱情失去信心嘛。」
「那有什么办法,我的心已经凉啦。」
电话这头的年轻女子正在一边煲电话粥一边涂指甲油。她吹了吹手指,又开口道:
「之前我们还在讨论万一结婚了跟谁姓呢,结果就那么分了,白花那么多心思。」
「那……弥子要不要和我试试?」电话那头的好友说,「我可会照顾人啦,绝对不是草率的性格喔。」
「饶了我吧。」
挂了电话,弥子默默叹了口气。她不想再找下一个了,毕竟对上一任女友念念不忘。她想了想对方的笑颜,难过地翻身打滚。
「……没你我很寂寞啊……」
她喃喃自语,心情和往常一样低落下去。


「嗯……?我才不想去啊。」
「在家窝了三个月,都没有以前有精神啦。就当是换换心情,帮妈妈一个忙吧。」
弥子爬起来去衣柜找衣服。这种事情终究还是摊上了,就算学了不同的专业,可妈妈还是一直把自己往金融业上拉。虽然说好了不会被拉入自家的公司工作,可双亲总想给自己物色一个和他们同行的对象。
随便跟在妈妈后面看看人就可以了,不用太认真。
她这样想着,从轿车内跨出,进入宴会的主会场。
「是哦,没有选择入行金融业,是个很有想法的孩子吧。」
弥子乖乖点点头,内心则对着隔壁的「精英男」翻了个白眼。
「不好意思,借过。」
弥子适当地往后退,给人让路。
什么味道,好香。弥子往后看,只瞧见了一个黑色的背影,很快地消失在人群中了。
弥子看了一眼正在交谈的母亲,随后一点点往后退,成功地隐进了人山人海之中。她四处找了很久,终于发现了站在角落的人。
麻烦了,正脸超帅。弥子悄悄再看一眼,心里的小鹿甩了甩蹄子。
被盯着看的人终于抬头,无比冷淡地看了弥子一眼。她把头缩回去,暗叫一声好险。
真好看。恭子再次探头,却发现人不见了。就像游戏里的超稀有动物,一移开眼就消失了。
要再找到可就不容易了。弥子把视线收回,脑袋一转,刚刚视奸的对象居然就在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让弥子的小鹿终于开始和时间赛跑,闹得她红了脸颊。
再怎么说,这样观察人也太过于失礼。弥子刚刚想道歉,没想到对方转身,蹲成了一个黑团团。
「……你没事吧?」弥子蹲下来,摇一摇他的肩膀。
「……」
弥子见人没有回话,就仔细盯着他看了看。只漏出一点点的侧颜也极其好看,那人把捂着脸的手放下,依旧是一副风淡云轻的表情。
「云雀。」
「啊…东方弥子,请多指教。」
蹲着做自我介绍有些好笑,两人站了起来,互相握了握手。


「然后家重就一直约我出去玩,谈恋爱之后才发现他原来初次见面就喜欢我了,而且很轻易的会脸红。没想到,那么冷淡的人居然会那么可爱。」
弥子说着说着就微笑起来,温柔的丹凤眼眯起,像极了学长。沢田也露出的笑颜,拿出了请帖。
「那么快?」
「是的。」沢田看着请帖上的文字,「学长也同意了,就在明天举行。」
「那我和家重一定要来参加才行。」弥子仔细端详了沢田一番,「那孩子一直在闹变扭,能够和纲吉君同结连理真是太好了。」
「您能将学长托付给我,我也深感荣幸。」
云雀敲门,沢田回应,起身告辞。那张蓝色的请帖,在阳光之下,发出耀眼的光。
fin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