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朱狡】灰烬之鸟


朱狡注意!!
高亮!!ABO!!!女A男O!!
没问题就可以往下了!欢迎病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ヾ(´∀`。ヾ)



劣质的抑制剂。
在玻璃管中呈现淡黄色,价格在战区中非常昂贵。狡啮把它掰开,用针管直接注射进血管,获得一丝丝的安逸。
「唔……嘶……」
发情期的灼热直接剥离出了躯体。山姆撩开帘子,探头看了一眼。
「多用不好。」
「没有更好的了。」狡啮翻身躺进床里,「我不喜欢不认识的人碰我。」
山姆放弃了给对方找个人发泄的主意,沉默地出去了。狡啮伸手拿了一根烟,点燃,却没有抽。他望向天花板,眼神有些空洞。
「不好了!狡啮!那边……」
门外一阵阵的骚动传来,有人直接叫嚷了起来。狡啮翻身坐起,向那人喊了一声,快速绑好了鞋带。



「好久不见,狡啮先生。」
对方的动作比自己快了一步,支配者散发着熟悉的蓝色光芒。狡啮清楚,自己的色相极其浑浊,下一秒,就会在这刺眼的光中变成一团肉酱。
「我要逮捕你。」
「逮捕?你知道现在的情况吗?」
狡啮一下子往后坐,酸软的双腿得到了休息,心情也变的疲惫起来。
「把恐怖分子送到日本的,是狡啮先生吗?」
「什么,怎么回事。」
狡啮开始思考。敏感的听觉让他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他一把抓起娇小的监视官扔到一边,身体覆盖在常守的身上,剧烈的爆炸声让有些摔懵的常守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皱眉,抓住了狡啮的手臂。
还像三年前一样,有什么危险就独自冲在前面。再加上体型等等的原因,常守一直以为狡啮和自己一样,是一位埃尔法。可后来看到了他的档案,才知道这个在危机时刻力挽狂澜的男人居然是个欧米茄。
无论是什么时候,欧米茄仿佛都是要受到保护的一方。而对于狡啮,常守的心里常常是有着敬佩之心的。
「怎么办,监视官?放走我还是阻止我,选哪个?」
两人迅速奔跑着。常守被狡啮一把拽起,像抓小动物似的往平摊的地方一放。
「跳下去。」
常守照办,跳进了足有腰深的水池。狡啮拿出背在后面的枪,倒了倒水。
「我要跟狡啮先生一起行动。」
听到小女孩儿坚定的声音,狡啮绷不住脸上的表情,笑了起来。
「明白了,监视官。」


「回来了吗,狡啮。」
山姆慢慢走来,迎接狡啮的回归。常守看了一眼这个陌生的男人,他瘸着腿走路,头上有一块子弹擦出的疤痕。
「她是……?」对方也注意到了常守。
「要我说明的话有些困难……」狡啮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总之,不是敌人。山姆,她是我的客人。」
山姆闻到了一丝埃尔法的味道,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常守,这个女孩儿身上还有一股欧米伽的气味,大概是因为上等阶层的人喜欢喷这种进口香水,以表示自己的友好。
还没等常守说什么,山姆先开口了。
「你也被狡啮引导过吗?那么我们就是伙伴了。我的名字是山姆,是这边的领袖。」
山姆友善地伸出手,常守和他互握。
「常守朱,请多指教。」
「今天也出现了许多牺牲,抱歉。」
「不,没有你的话,我们都会死。」
狡啮转头看身边的高大男人。狡啮掏出口袋里的狗牌,交给山姆。常守跟着狡啮进入一段走廊,对方装作不经意地,问着昔日好友的状况。
「宜野还好吗?」
「那之后就变成执行官了。」常守回答。
「是吗。」狡啮淡淡地说道。
「狡啮先生才是,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
「最初只是在找个安静的地方,」狡啮叼着一根烟,「毕竟当时太累了。但是到了西比拉系统外的地方,就不可能会有安宁。世界到处都是战场,我也本以为磨砺够了,但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天真,重新学会了正确的生存方式。」
在夕阳下,狡啮还带着汗水的后颈亮晶晶的,散发着温和的光晕。常守抑制住了自己的信息素,开口。
「但是为什么要成为游击队的一员?」
狡啮把常守的失控当成了对方的情绪波动,他吸了一口烟,慢慢地呼出。
「到这个国家来待上一阵子,韩的单方面政策加上无人机也开始猎杀游击队。所以,我决定交给他们对付无人机的战斗方式,无人机都是产自日本,弱点是什么,怎样打倒,我很清楚。」
一边在训练的游击队队员和狡啮敬了军礼,常守眨眨眼,再次发问。
「但是,这样的做法又能改变什么呢?」
「刚开始打算打持久战拖赢他们,现在尽管是称呼什么议长,其实韩只是一个军阀的领导而已。那家伙为了赢过别人,才和日本的西比拉联手。这家伙想要的,根本不是乐园「浮动的香巴拉」。」
狡啮说完,登上了楼梯。穿过了一段石砖路,两人到了狡啮的房间。
「这个可以……监视官?」
常守将狡啮压在了平板床上,一下子释放了大量的信息素。狡啮暗叫不妙,连连道歉。
「我知道了常守……我错了,抱歉我那时候没有听你的。常守你……别那么激动……!」
「我没生气。」
「那你怎么……」
疑惑的话语说到一半,狡啮自己就先明白了。他的手按住了常守的肩膀,努力组织着语言。
「我想标记你,狡啮先生。」

*☼*―――――*☼*――――
上车链接↓

http://m.weibo.cn/2841890071/4113843594355785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