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18018】论捡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8)

章八
每当获得了更多的记忆,恭就会变的更加沉默。
云雀不太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只能和他一起坐着。坐了一下午,腰酸腿软脾气暴躁。
「今天吃什么?」
「没有。」
「那就不吃了吧。」
云雀被他的话噎住,还是乖乖点了外卖。恭从后面抱住他,嗓音低沉。
「我挺喜欢你的。」
「放开,很热。」
恭放开手,然后搭着对方的肩膀进了里屋。他懒懒散散地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湿润。
「我差不多可以走了。」
云雀愣了。他把手机塞进口袋里,也变得一言不发起来。恭坐进沙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怎么?」
「……吃完再走,太多了。」
云雀憋了一句,然后有些没底气,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恭弯弯嘴角,朝他张开双臂。
「我喜欢你。」他说。
这是什么意思?算是哪一种喜欢?云雀眨眨眼睛,不太清楚。但他考虑了一会,还是走了过去,接受了恭的怀抱。
恭将他圈进怀中,搂着背,心情不错。他轻轻抵着云雀的额头,发问:
「亲哪里比较合适?」
云雀沉默了一会,然后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角。恭笑出了声,决定再逗逗他。
「就这边吗?还是……」
话都没说完,云雀就堵上了恭的嘴唇。青涩的少年,亲吻方式还比较粗糙,恭把他抱的更紧了些,慢慢地教他些亲吻技巧。
糟糕,有点不想走了。
门铃响起,云雀才稍稍回神,擦了擦嘴唇过去拿东西。恭深吸一口气,随后说道:
「可以了,阿诺德。」
「嗯。」
恭的身体开始像碎片一般瓦解,消融于空气之中。他转头,和门口的小家伙挥挥手。
云雀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就看不见恭了。他慢慢把东西放好,然后坐到了沙发中。
还有余温。
云雀扯过羊毛毯,躺下。这不是难过,也不算扫兴,只是觉得对方消失的不够彻底,非常麻烦。
要把东西处理掉才行。
他怀着这个想法入睡,没有再想些其他的。




待恭一睁开眼,就是毫无形象飙泪大叫的彭格列十代目。
「学长回来了!!哇啊啊!!」
「沢田纲吉,我有事找你。」
恭一把抓住乱跑的沢田,然后微笑着捏住他的肩膀。
「嗯?」
「十年后火箭筒,」云雀道,「我需要一个逆向的,回去的时间最好可以加长。」
「唉……?学长要再回去一次吗?」
「没错。」
「这倒是没问题,但或许会久一些喔。」沢田挠挠头,「我现在向技术部传达一下,学长请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吧。」
「多谢。」
「我们是Family嘛。」沢田笑,「到时候需要注意一些分寸喔。」
「十年前的迪诺打腻了,你来训练场和我训练一会。」
「为什么?」
话题突然转换,沢田不由自主地往后躲了一小步,心里还在为他的师兄默哀。
恭挥了挥手里的武器,随后出了沢田的办公室。沢田捏捏太阳穴,无奈跟在后面。
希望学长多回到十年前,不要再折磨我了。沢田许下愿望,表情沉痛。
TBC


懒癌更新啦!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