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纲云】彭格列先生(9)

章九
沢田给云雀放了一星期左右的假,随后一起回了意大利。
云雀回到自己的云守办公室,重新铺自己的窝。外面突然吵吵嚷嚷的,像是有人撞开了自己的门。
「喂草坪头!我都说了不要这样闯进去了!」
「有什么关系嘛,我还带了酒来。」
「……不,这和酒没有任何关系。」
「谁?」
云雀一眯眼,心情很不爽。他走出了卧室,然后看到了沢田纲吉的另外几位守护者。
「啊,云雀!」
笹川了平,狱寺隼人。云雀把资料表从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发问。
「到我这里做什么?」
「一直很冷淡我们很不放心啊。」笹川拿出了洋酒,「会喝酒吗?」
「我不喝。」
「什么嘛,不会喝吗?」
「我不喝,但不代表我不会喝。」
旁边的狱寺一直是一副不高兴的表情,然后找了借口先出去了。笹川大大咧咧地坐在云雀的面前,然后拿出两个杯子。云雀叹口气,去冰箱里找冰块。
真是麻烦,这种粗线条最难对付。
「云雀也是日本人吧?」
「没错。」
「极限的不错!」笹川高兴地往杯子里放冰块,「云守的位置一直缺着,终于有人能够担任,我很为沢田高兴。」
「一直空着?」云雀往杯子里倒酒。
「是啊,都缺了十年了。」笹川道,「终于有人能得到沢田的赏识,彭格列上上下下都舒了一口气啊。」
「再说,大家都是来自日本的同伴。」笹川举杯,「那就更应该极限地深入了解了!」
「我不会和你们群聚的。」云雀与他碰杯。
「不要觉得不自在,章鱼头那家伙,面上看着凶恶,其实也很欢迎你。」笹川咽下一口酒,「等到你熟悉工作之后,就能和我们一起出任务了吧。」
云雀无语。前一句刚说过,后一句就能忘。他默默喝了一口,然后被酒精辣了嗓子。
「怎么样啊云雀!不要一直在这里了,我们一起出去聚聚!我知道一家很正宗的寿司店喔,要不然现在就去吧?」
「……我这边有事要做。」
「喂,山本。」笹川拨通了号码,「今天晚上有没有事?叫上狱寺一起出去吃寿司吧,蓝波就不要叫了,小孩子就让他乖乖睡觉。云雀也答应了喔,大家一起认识一下。」
「我没有答应。」
「好!那就极限地决定了!」笹川热血地吼了一声,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云雀有些头疼。他默默把酒喝完,然后举着拐把笹川赶出去。云雀想锁门,但发现门锁已经被撞坏,心情愈发糟糕。
「好了好了,大哥。」沢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不要吵云雀啦,晚上出去喝酒的话,记得加我一个。」
「沢田你终于有时间了吗!」笹川的声音又高了一个分贝,「极限的走运!」
沢田将笹川劝走,然后又把站在外面偷窥的狱寺叫进了办公室。狱寺没过五分钟就出来了,表情像是被沢田嘉奖了一番,一脸喜悦。等这群人全部离开,云雀才将门打开,探头望了望。
「很难对付吗?」沢田突然窜出来,「大哥一直是这副样子呢,请不要见怪。」
「……要进来吗?」
「好啊,我工作也做完了。」沢田给对方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工具箱,「门坏了吧?我试着修一修。」
沢田进了房间,然后亲吻了一下云雀。云雀露出了笑颜,抱住对方。两人亲热了一阵,才将门锁修好。
「还有件事情,恭弥。」沢田从地上坐起来,「我想先告诉你。」
「什么?」
「我要在并盛建立彭格列的基地。」沢田笑着说,「下半年的侧重点在日本,所以在那边办公也比较方便。」
「也就是说,以后常驻在日本吗?」
「没错喔。」沢田洗了洗手,「妈妈也很担心我,恭弥也很想回去吧?如果能顺利进行的话,这就是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云雀点点头,然后被沢田亲吻了嘴唇。当两人吻的正激烈时,沢田接到了电话。
沢田露出歉意的表情,然后接了电话。云雀拉开领带,进了里屋。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