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说服云雀的一百种方式

摸鱼,其实标题并不恰当。



「怎么,又想喝咖啡了吗?」
云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精神体,面无表情。阿诺德点点头,然后坐在他的旁边。
「那件事情,你是反对还是支持?」
「个人原因的话,我会反对。」
「我看见了,你们吵的很凶。」
「禁止偷窥,否则咬杀。」
「破例一次,销毁彭格列指环可不是小事。」
「你来这里就是想说这个?」
「还想过来与你见一面。」阿诺德撑着脸,「这样做真的好吗?可能性会被破坏的。」
「不要总是说一些半吊子的话,有些秘密,我还是很想知道的。」
「无可奉告。」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云雀叹口气,准备亲自去摆弄新买的咖啡机。阿诺德阻止了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晚安,云雀。」
云雀也给予了祝福。阿诺德的身影渐渐淹没在紫色的火焰中,不见踪影。



「学长,拜托了。」
这是沢田第五次登门拜访,其中三次,他被拒之门外。
「我是不会同意的。」
云雀没有让沢田在众人面前难堪,但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看。沢田喋喋不休地和云雀说着销毁指环的问题,闹的他心烦意乱。
「恭弥。」
云雀抬眼看他。固执到这种地步了,沢田依旧是选择好言相劝。云雀冷哼了一声,让草壁送客。
「恭弥!」沢田拉住云雀的袖子,「我不想强制执行,我清楚的……你……」
「无论做什么,都不需要你来约束我。」
「阿诺德先生和你说过些什么吗?」
「你的超直感让我很不爽。」云雀抽拐,「我要咬杀你。」
沢田按住了云雀的浮萍拐,深吸了一口气。他微微思考了一下,开口。
「能不能先用我的方案?如果还是行不通的话,我可以……」
「我没有想法。」
「骗人。」沢田露出了微笑,「恭弥如果没有方法的话,怎么可能会固持己见?」
云雀没有说话。他将武器收了回去,眼睛盯上了落了灰尘的咖啡机。沢田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
「告诉我吧。」
「……可能性。」
「什么?」
「先按照你的想法做吧。」云雀将指环摘下,「以后的事情,我们可以协商。」
「多谢支持,恭弥。」
沢田喜出望外。他将彭格列指环收进口袋中,抱住了云雀的腰。
「我还有条件。」
「什么?」
「一百枚云属性的戒指,不论等级。除了彭格列指环以外,没有其他的可以长时间承受我的火焰。」
「明白了,明天我会找人送过来。」
沢田蹭了蹭云雀的脸颊,表情温柔。云雀吻了吻自己的恋人,随后将双手交叉。
「你可以走了。」
「我不能再待一会吗?」
「……」
「真是抱歉,我做了那么多勉强你的事。」
「不,」云雀淡淡地开口,「我已经决定支持你,就不会再有这种说法了。」
「多谢,恭弥。」
沢田抱了抱他,然后接了个电话。他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站起身。
「我要走了。」沢田温和地说道,「今天我也很喜欢你喔。」
云雀也站了起来,与对方接吻。他护着沢田的后脑勺,微微闭眼。
真是没有办法,就这样吧。
云雀关上了门,倾听竹筒打击溪石的声音。
Fin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