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没有评论就会很失落很难过的辣鸡写手。

【18018】公开处刑



18018的版本

「如果是在并中的话,你的眉毛,是违反校规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云雀这人居然会那么正经地说出这种话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还是小孩子,中二还没毕业啊噗。」
「是吧是吧云雀,其实你也很想笑吧?」
彭格列的首领和他的守护者们正坐在会议厅里,屏幕上放着的正是十年前云雀刚刚来到未来时候的战斗过程。可以说是公开处刑,云雀的一张脸硬生生憋成了青色,他的手搭在浮萍拐上,随时准备出击。
「嘛嘛,都会有成长过程的。」山本微笑着锁住了云雀的右手。
「哦!!极限的不错!!」笹川毫不犹豫地按住云雀的肩膀。
「我什么时候说过可以群聚了,草壁哲矢。你现在被风纪委员会开除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云雀居然是个脸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草壁先生这十年来都没怎么变过。」
「变年轻了吧。」
「是啊是啊。」
「……果然要把你们全部咬死。」
「等等等等等等!」沢田一个箭步冲过去按住云雀的双腿,「看完,看完。」
「你们这些人,不来就好了。」屏幕里的小家伙说着,「副委员长,我还是相信你说的话吧。用法有看过,所以我也会用。」
「这个火焰……不愧是云雀啊。」
「不过这个量喂进去,应该会消化不良吧?」
「那时候的学长哪知道那么多,不过暴走了也不是坏事。」
云雀有些动弹不得,他挥动了一下左手,却又被狱寺按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山本武,沢田纲吉,笹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你看喝醉了!哇真的不行了想喂云针鼠喝点可乐。」
「为什么可以喝可乐啊……」
「唉云雀,你有试过吗?」笹川大大咧咧地笑,「我给汉我流喝过蛋白粉,他极限地喜欢。」
「……给我放开。」
云雀尝试着挣脱,无果。他的嘴角抽搐几下,然后头对头,砸了抱着自己腿的沢田纲吉。
腿部恢复了自由,一切都好办多了。云雀猛地转身,强而有力的鞭腿将人带座椅全部扫平。他冷笑了一声,然后抽出双拐。
「最近过得不错,所以得意忘形了吗。」
「我可是被那个有着圆眉毛的怪异家伙单方面轰炸了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还在纠结眉毛!」
「云雀,你在对战幻骑士的时候也很在意他的眉毛吗?」
所有人都被屏幕里的奇妙内容吸引住了,上一秒还要应对一场恶战,下一秒除云雀之外的所有人全部笑成一团。云雀一拐砸坏了播放器,然后露出了微笑。
「全员咬杀。」




「你能在这个时候过来,很少见。」
「今天稍微出了点意外。」
少年懒得理他,翻了个身继续享受周末的赖床时光。云雀拍拍他的肩膀,表情凝重。
「干什么?」
「……幻骑士的眉毛确实很奇怪。」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但他没有违反校规。」
「你偷看了?」
「如果我及时看到了这种低劣的咬杀方式,绝对会在匣兵器暴走前替你出手。」
「你不能抢我的猎物。」
「你没有咬住他的脖子,反而被反将一军。」
「……你在做什么。」
「寻找共鸣感。」
「我要睡觉了。」
小家伙有点不耐烦。他将被子拉到头顶,不想听云雀讲话。
云雀扑了上去,隔着被子逗弄十年前的自己。少年不耐烦地低吼一声,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我被沢田纲吉他们嘲笑了喔。」
「都是草食动物。」
「你说错了。」云雀亲亲他,「十年后不算。」
「真让人感兴趣,不过我也不会和他们群聚的。」
「我喜欢你喔。」
「那么突然?」
云雀蹭蹭对方的脸颊,露出了笑容。
「快点长大吧。」
「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
「真是毁气氛。」
「我的床可以分你一半。」
云雀点点头,然后脱下外套钻进了被窝。少年钻进了他的怀里,轻轻打了一声哈欠。
可爱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
云雀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往更舒服的地方窝了窝。少年捏住了他的衣领,在胸口
处发出了温热的鼻息。
云雀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他将小家伙抱的更紧一些,入梦。
fin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