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barlyle】时间线(上)


实在是太想看年龄差了!!!
上是小号巴纳姆,下是小号菲利!没有剧情单纯爽爽,看着玩就ok。


马戏团的表演快开始了。菲利普手忙脚乱地换上衣服,准备替代另一位团长上阵。来无影去无踪,真不知道对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P.T?」
菲利普不报希望地又叫了他一声,无奈地蹬上皮鞋。
「如果你在,就给我听着。」菲利普叉着腰,「等我表演完找到你,你就完蛋了。如果有悔改之心,现在出来也不迟。」
后台毫无响应。他快步往前走,嘟囔了句:
「这周别想和我上床。」
菲利普一摸头顶,发现帽子不见了。他懊恼地转身去找,鬼知道在五分钟内能不能把东西找出来。
「……先生?」
「是。」菲利普用着极其滑稽的姿势蹲在桌下,「这边是后台,想看表演的话可以去前面。」
「……您想找帽子?」
「是啊,马戏团团长可不能……」
菲利普话还没说完,就被抓住了肩膀。他一回头,看见了遗失物。
「多谢,孩子。」
「不……您……」
「什么?」
菲利普瞧了瞧,表情有些呆滞。面前的男孩穿着巴纳姆的团长服,一头棕色的卷毛,这双眼睛……哦该死,怎么和巴纳姆长的一模一样。
「我听见您在喊我的名字,先生。」
「……菲尼尔斯·泰勒·巴纳姆?」
「是的。」
「别开玩笑了。」菲利普拍了拍额头,「……你几岁?」
「七岁,先生。」
「好的。老老实实站在这不要动,我要上台了。」
菲利普的脑子里充满了疑问,可是时间紧迫,他只能嘱咐好男孩之后就直奔舞台。 一边表演一边想事导致了他不小心跳错舞步,所幸并无大碍。菲利普抽空往后台看了看,发现那孩子扒着遮挡布,眼里全是兴奋的光芒,露着纯真的笑容。
好吧,也不算很糟糕。
菲利普鞠躬,完成了一次并不完美的表演。



经历了一系列混乱的身份验证,巴纳姆终于可以回家了。
巴纳姆牵着菲利普的手,偷偷去看对方的脸。他还是不懂现在的状况,有些困惑不解。不过表演十分精彩,马戏团的众人也十分和善,这让他十分高兴。
不过重中之重,是这位漂亮的好心先生。
「……P.T?」
「嗯?」巴纳姆单手剥开菲利普给的糖果。
「嗯……总之,你得先和我住一块。」
「没有问题,先生。」巴纳姆含着糖,「合作伙伴在一起总能创造奇迹。」
「这倒是没错。」
菲利普哼笑,用钥匙开门。他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表情不自然地把巴纳姆安排在沙发上,随即上楼,把那些该有的不该有的全部处理掉。
「行,我要暂时和你说再见了。」他摊摊手,将避孕套塞进床头柜。
菲利普匆匆忙忙下楼梯,从刚买的衣服里拽出睡衣,将其连同浴巾一起塞给巴纳姆。巴纳姆嚼着糖果,继续抬头看着菲利普的脸。
「谢谢您,先生。」
「叫我菲利,P.T.」菲利普耸耸肩,「怪不习惯的。」
「菲利,你的蓝眼睛很好看。」巴纳姆真诚地夸赞道。
「你经常这样说。」菲利普蹲下亲吻了男孩的额头,「去吧小家伙,我接受你的赞扬。」
巴纳姆伸手回抱了他,带着欢快的脚步声进了浴室。菲利普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缩成了一团。
「无论多大都是这样……」他捂了捂自己的脸颊,「该死的魅力四射……」
菲利普剁了剁脚,上楼收拾房间。自从确认关系之后另一间就没怎么用过了,但处于现阶段的解释,合作伙伴睡一张床总是有点奇怪。
菲利普胡思乱想了一阵,将窗打开通风。他将桌面的浮灰吹走,忙忙碌碌的四处走动。
「菲利?」
「我在上面!」菲利普将被单换好。
「我可以上来吗?」
「当然,我在从左数的第一间房间里。」
菲利普打开柜子,将巴纳姆的衣服挂好。小家伙的头发还有些湿乎乎的,手上捏着毛巾。菲利普蹲下帮他擦,顺带捏几下软乎乎的小脸。
巴纳姆困的直打哈欠,他窝在菲利普的怀里,手抓着对方的西装外套。他使劲蹭了蹭菲利普的胸口,露出笑容。
「我想起来了……」
「什么?」菲利普凑过去。
「我好像很爱很爱你,菲利。」
巴纳姆喃喃自语,最终合上了眼睛。菲利普不由自主地弯了嘴角,他将孩子抱上床,帮他盖好被子。
「我也很爱你,菲尼。」
菲利普躺在巴纳姆的侧边,将孩子搂在怀中。他听到了熟悉的呼吸声,还有让人安心的温度。
fin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