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楼诚】阿诚扭蛋

  在日本玩的乐不思蜀的明台给明楼礼物是一个入浴剂。

  由于长时间在包裹里度日,这个存放在扭蛋机里的产物外壳已经被一些撒出来的入浴剂弄的脏兮兮的。

  明楼的眼角抽动了几下。相比较而言,大姐的礼物真的是好太多了。他把入浴剂塞进了浴室的角落里,没有再看它一眼。

章一 浴缸里的青年

  难得早日到家,明大长官准备泡澡,然后上床睡觉。

  阿香不在,放水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操办。明楼放着热水,忽地想起来衣物还忘在卧房内。明楼叹了口气,一边想着是否真的该找个管家一边去拿遗忘的衣物。

  不远处的浴室里,在烟雾渺绕之中,入浴剂由于湿滑的水珠打了个旋,然后摔入了滚烫的洗澡水当中。此刻,雾气更加繁重了。

  明楼的记性在疲累时极其不好,他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依旧没有找到衣物。在微恼之时,他的手摸到了一团软绵的东西。近在眼前的东西找了半天才找到,明楼拿起它们没好气地摔在左手臂上,走入浴室。

  暖暖的空气铺面而来,明楼揉揉眼,一团肉色的物体有些看的不太真切。明楼走进了些,双眼微微睁大。

  那是一个很好看的青年。

  他侧着坐在浴缸里,露出了低垂的侧颜。他缓缓扭过头,一双杏眼睁地很圆,眸子黑的彻底。明楼想起了明台看的动画片中一只叫斑比的小鹿。他静静地看了明楼一会儿,随后露出一个笑容。

  “大哥。”

  明楼没怎么反应过来,挂在手臂上的衣物滑落到了地上。他看着那名青年赤裸着站起身,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一拨,捡起地上的衣物。明楼下意识接了过来,随后又递回去。

  “先擦擦,出来说。”明楼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明楼坐在沙发上仔细端详穿戴整齐的青年。他的头发还没有干,用毛巾不断地擦着。看到明楼的目光,他勾了勾嘴角。

  “你叫什么?”明楼用一个干涩的问题挑起了话头。

  “听大哥的。”青年说。

  明楼捏了捏发涨的太阳穴,“你……”

  青年露出一副无辜的神情。

  明楼不知说什么好。烦躁中他走进了浴室,把凉水放光,两个扭蛋壳在水里打着漂,随后卡在出水口边缘。

  那个入浴剂呢?明楼向上看了一眼,或许是掉进了水里。也很奇怪,入浴剂掉进了水里既没有让水变色也没有发出香味。

  “倒是变出了个人。”明楼自言自语。

  要真的是可以变出人呢?明楼想着,并没有在意。插在裤袋里的手机“滋滋”震动着,是明台。

  “喂?”他擦了擦手,接了电话。

  “大哥!”明台估计玩的正欢,“我给你的礼物你用了没有?”

  “用了。”明楼说,“没什么特别的。”

  “怎么没特别的?”小少爷发出一串失控的尾音,“你不是一直说着要找个管家么,我给你带了一个回来啊。”

  “管家?”明楼猛地站起,引起了一阵眩晕。他靠在门框上缓了缓神,青年快速站在他身旁,扶住了他不稳的身体。

  明楼睁开一只眼,再次看着青年的容貌。心里不禁不爽起来。

  就该知道是明台捣的鬼。

TBC

楼诚那么可爱,手不禁动了起来( •̀∀•́ )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