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楼诚】梦

明诚做了梦。

四处的黑暗让他彷徨无助。他喘着粗气奔跑着,耳畔回响着桂姨的打骂声。他感到粗布的破旧褂子摩擦着他的腰间,只要稍稍跑慢后背便传来鞭子带来的疼痛。他似乎记不得自己长大的事实,眼前自己的手脚也变得小极了。他哭喊着,沉溺在最深处的痛苦之中。

  再也跑不动了。他认命般地栽倒在地面上。鼻尖被粗糙的地面摩擦出血,那狠命的打骂声却逐渐消失了。他就那样蜷缩了很久,捂住不断抽痛的小腿,狼狈地咳嗽。他想起来了,他该不怕这个的。

  明诚坐了起来,抚平衬衫上的褶皱。眼前的一束光唐突地让他眨了很久的眼。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梅长苏让我代替他来辅佐你,靖王殿下。”与大哥一样的脸,却笑的轻浮。

  那身着龙袍的皇帝沉默了许久,终是控制不住情绪,摔了杯子。

  “小殊……”明诚看他红了眼,落下了点点伤泪。

  是……背后出现了一阵阵脚步声,他来不及多想,警觉转身。

  是大哥。明诚惊喜地叫出声,那人像是没听见一般,又是一阵急促的声响,他看见了自己。

  那两人说了什么,旁边竟站着穿着异常的人,还不止一个。他惊讶地睁大眼。

  只见大哥对着自己被拽皱的衣领轻轻整理着,到后来又摸上了套在外面的褐色马夹。他低头往下抚着,最后往上推了一下。那边的自己笑出了声,走了半圈又绕了回来。

  “那是我对你的爱啊。”他无辜的说。

  他自己爽朗地笑着,丝毫不对此刻的举动有任何动情之处。

  这真是太奇怪了。明诚此刻感到眼睛乏累,单薄的身体被披上了大衣。明家香,是大哥的。

  他不想回头了。枕在对方的膝上,握住对方的手。

  “大哥……”他喃喃道。

  明诚被生物钟拉扯出梦境。刚刚做的梦是半点也想不起来了。他仔细回想着,最终放弃了。

  他将怀里的照片放在一边,拉开窗帘。明诚冷地哆嗦,随意找了一件衣服穿上。阳光很好。他想。

  这便是到头了么。他颤抖着嘴唇问。

  到头了。那声音说。

  再怎么不舍,总到头了。

END

be 自己领会(・ิϖ・ิ)っ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