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未知的容器(4)

章四
虽说要针对容器进行研究,可实际从哪里入手,沢田却是不知。
他站在心理咨询室外,看着云雀的一举一动。他以前从未这样仔细看过他,利落的短发,漫不经心却藏着锐利的眼神,身上的西服剪裁的很完美,像是要将云雀包裹进黑暗中一般。
云雀恭弥往窗口看一眼,发现自家首领正认真的打量自己,看上去有些有趣。他哼了一声,留给对方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沢田有些尴尬。他转过身,靠在玻璃上。这次的事情只和彭格列的高层透露过,为数不多的反对都被云雀用最短时间解决。云雀大胆,但肯定也有十足的把握,这点上沢田不怎么担心。 虽是如此,沢田还是有一点点不安。云雀做事不莽撞,所以沢田不觉得事情的大体会走错方向。重点是如何证明,容器的感应是单向的,自己并没有任何感觉。主体受伤,容器不会受到伤害这一点也是众人皆知,所以自己的背后才没有那道伤疤。 沢田也将针扎伤过手指,试图找出两人之间的关联性,并没有成功。可仔细想想,两人的正义与追求通过十年的磨合早已相同,做事风格只是外表,是不是交心的伙伴,又有谁心里不明白。
门开了。沢田侧着脸挥挥手,脸上还带着些刚刚的窘迫。
「辛苦了,云雀学长。」
云雀点点头,递给他一张纸。沢田看了看,脸上的表情有点挂不住了。
「所以专业的建议是…… 」
「更加亲密的动作。」云雀用着平静的语气,「牵手,亲吻,同床共枕,做爱,我们需要都来一遍。」
「其他的没问题……」沢田挠挠头,「做爱……呃?」
「有经验?」
「……有。」
「正好,我没有。」云雀道,「你在上面。」
沢田默默点点头,消化了一下刚刚过大的信息量,随后走过去亲吻了云雀的脸颊。
「那就这样吧,这两天我把时间空出来,跟学长好好体验一下。」
云雀看了沢田一阵,牵住了他的左手。随后走在了一条线上。沢田眨眨眼,心里有些奇妙的愉悦感。
「学长,去我的办公室吧。」沢田微微回握,脸上再次浮现出温柔的微笑。
TBC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