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自闭。

【纲云】你曾是我的

ooc预警 远古时期补档 有两个版本 下面一个是螺旋梯接龙的 不想看挖学长可以看下面那个。

学长失去了性命。
因为我。
身体被锋利的武士刀刺穿,敌人的力道之大,以至于和学长背靠背的我也被刺伤了一些。他单薄的身躯跪了下来,还不忘往敌人脸上抽一拐。
我,当时到底是什么表情。据说,比国中时和白兰一战的样子恐怖很多。但我也不太在意了。
我需要学长。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无时无刻在战斗时成为我的盾牌了。明明是那么高傲的人,在无数次嘴硬和拒绝后,我看到他柔软的内心。我爱着他,在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和他索要生日礼物,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吻。
我们都爱着对方,学长最后平静无波澜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学长知道,以后的路我们无法一起走了。
我没有哭泣,直到一次彭格列会议的时候,我看见了空缺的云守的位置。巴吉尔递上报告,说找到了下一任合适云守位置的人选。
我的脑仁开始发疼。我崩溃地哭叫着,推开所有部下的阻挠,直直奔往学长的埋葬地点。待清醒时,我才看见自己的双手沾满泥土,被石子刮破的伤口正冒出鲜红的血液。
我想把学长挖出来,这太可笑了。
太可笑了。
我跪在学长的墓碑旁,嘴角弯出一个弧度,轻轻地重复道。
FIN
这是个奇怪的小剧场
「我怎么会那么快就被草食动物咬杀了。」
「因为我想当后爹啊云雀君。」
「⋯⋯你果然想被我咬杀吧?」
「嘛冷静一下学长,不过去挖学长这个场景真的太蠢了,我强烈要求黑方修改。」
「难道没一个人觉得这很煽情吗??」
「完全没有,我只看到风风被塞了一嘴的刀哭着攥小手绢。」
「所以我只能发小甜饼?」
「对,小甜饼。」
「完全赞同。」
「嗯。」
⋯⋯这篇文还是当没看见好了。
the 真的没了 end




螺旋梯接龙

关键词:生命

注意:cp是纲云,云雀死亡设定。




  学长失去了性命。

  因为我。

  身体被锋利的武士刀刺穿,敌人的力道之大,以至于和学长背靠背的我也被刺伤了一些。他单薄的身躯跪了下来,还不忘往敌人脸上抽上一拐。

  我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据说,比国中时和白兰一战的样子恐怖很多。但我也不太在意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学长已经无时无刻在成为我的盾牌了。明明是那么高傲的人,在无数次嘴硬和拒绝后,我看到他柔软的内心。在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彼此的脸上都印下一片浅吻。

  我深爱着他。

  像是忘记了这件事般。直到一次彭格列会议的时候,我看见了空缺的云守的位置。巴吉尔递上报告,说找到了下一任云守位置的人选。

  我的脑仁开始发疼。我提前解散了会议,看着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走出会议室,就是没有学长的背影。他往常应该是第一个走出去,然后在办公室等我的。

  现在的学长,埋葬在后山上。我跌坐下来,眼泪一颗颗往下掉,狼狈又悲伤。

  我是彭格列的首领,不可以垮台。这种责任感,我一开始背负,就不可能脱下。我没有多少喘气的时间,甚至是利用工作来压制住自己的情感。可感情最终总会有一个突破口,我想念学长的体温,想念他不坦率的言语,想念他的所有。脸上湿滑的面积越来越大,或许我已经哭的像个孩子,但在我走出门之后,依旧是那位温柔强大的彭格列十代目。

  我只能隐藏住内心。 

  小声重复着,温热的泪水顺着指尖滑落。肩膀上,也不会再出现让人心安的温度。

FIN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