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方是瓶好酒

请给我小红心和蓝手手!(土下座)

【狡朱】当黎明降临之时


狡朱/慎朱 大概是把刀


大型收容所,温度一向较低。常守跺了跺脚,握着支配者快步往前走去。
「常守。」
被熟悉的声音叫到了名字,常守猛然回头,表情复杂。
「狡啮先生。」
他们相隔的距离不短,但是中间被一扇玻璃挡开,无法触碰到彼此。常守理了理衣着,往前走了一步。
狡啮的脸色不大好,或许是在之前做过记忆挖掘的关系。常守刷了自己的ID卡,得到了穿过阻碍的许可。
「什么时候?」
「上午六点。」
狡啮点点头,算了算时间。常守坐在他的身旁,给他递烟。
狡啮眼前一亮,点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常守晃了晃腿,不知如何开口。
「离开日本,大概有五年了吧。」
「是的。」
常守点点头,看了看对方的胡渣和黑眼圈。她想了想,张开双手。
「嗯?」
「抱抱。」
「哪一方?」
「狡啮先生。」
狡啮挪过去一点,把毛茸茸的脑袋塞进常守的怀里。常守顺手摸了摸,头发的质地意外不硬,但是很固执,就算是往下揉,还是会上翘。
「辛苦了。」
没有回应。狡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像一只大型犬。他的眼睛盯着前方,直视着那把发着绿色光的支配者。
「你之后想怎么办?」
「即使是狡啮先生这样问我,我也无法准确回答。」
常守想了想,给予了对方这样的答复。
「那么……现在想干什么?」
「想和你接吻。」
「真的吗?」狡啮坐起身,亲了亲女孩儿可爱的鼻尖。
常守笑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眯起,再睁开时充满了晶莹的泪花。她咬着嘴唇努力抑制,可抽噎声不断地发出,还带着几个不美观的哭嗝。
狡啮拿手背帮她擦擦眼泪,然后将她抱在怀中。怀中的小姑娘攀上了自己的肩头,脸颊软软的,抽泣声依旧没停。
「常守。」
「我……」
所有的坚强都被打落成碎片,剩下的只有最初时的样子。
无需多言。狡啮温柔地捏了捏常守的耳垂,慢慢拍着她的背部。
「狡啮……狡啮先生还当我是孩子……」
狡啮笑了,然后凑了过去。两人吻在一块儿,狡啮的嘴唇有些干燥,而常守的很柔软。他们亲吻了一会,然后放开。
「这样呢?」狡啮问。
常守擦了擦眼泪,又抱住了狡啮的肩膀。狡啮将额头贴在女孩儿的颈部,发出轻轻的呼吸声。
突然,时钟发出巨大的声响。狡啮抬头,看见了指针指着数字六。
「到时间了,常守。」
他说道,然后露出淡淡的笑颜。常守依依不舍地抱了一会狡啮,才从他的身上下来。
「我喜欢你,狡啮先生。」
她用支配者对准的了狡啮的头部。狡啮还是保持着那副样子,眼里的笑意清晰可辨。
「我也喜欢你,朱。」
在一片耀眼的蓝光中,狡啮说道。
常守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应。她握着枪,浑身颤抖地跌坐下来。眼泪一直在往下流淌,她睁开模糊的双眼,那里早就没了狡啮的人影。
支配者就是那么简单明了的东西。
她的手抚摸着狡啮留下的余温,然后出了拘留室。常守走出了收容所,黎明正式降临。
fin

评论(2)

热度(13)